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06-17 短篇小说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_手转星移

但这显然也是徒劳的。在女人的哭闹声中,男人强壮的手臂将她双腿最大限度地分了开来,并将她的大腿向腹部压去,使女人的屁股向上挺起,整个yín靡的yīn部一览无遗地暴露在镜头之下。

“呜……不要这样……”林昭娴放声大哭,她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她现在的这个姿势有多羞耻,她心中彷佛还感觉到摄像机正在对准自己下身那女人最隐私的部位。那个部位,现在正被一根丑陋的大ròu棒没根插入。

“好了,用力捏她的nǎi子!大力一点,对了,拉拉她的奶头,拉长一点。嗯,很好,把尺子摆上去……喔,十九公分,天!”

没人理会林昭娴的哀求,而那个“导演”则不停地指挥着兴味盎然的男人们蹂躏林昭娴的身体。林昭娴感觉乳沟处微微一凉,他们竟然用力地拉扯着自己的rǔ头,并用尺子来测量这可怜的小樱桃能拉到离自己的胸部多远。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_手转星移

“疼……”林昭娴哀号着。

“好了。”导演继续指挥着,丝毫不理会林昭娴的感受,“大家准备一下,然后把她的的眼罩拿下来,我要拍拍当今最红女歌星哭得红肿的眼睛。”

“呜……”羞耻无地的林昭娴无助地拍打着地面,在一阵杂乱的响声中,男人们的手掌先后离开了她的身体,只有那正在奸yín她的男人,还在卖力地冲击着她那已经感觉有点肿痛的yīn道。

“刷!”

朦在眼里的黑布被扯开,林昭娴急忙闭上眼睛。刚刚见她光明的瞳孔暂时还无法适应这种强光。

不是一般的强光,是林昭娴十分熟悉、用于舞台上的那种无色的光束。现在,她赤裸裸的身体便被笼罩在这种光线底下。她十分清楚,现在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逃脱不了摄影机的捕捉。

“呼呼!呼……”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急喘着气,然后一炮强劲的精浆闯入林昭娴的子宫中。下腹好像有点涨涨的,女歌星彷佛感觉到亿万个精虫正在她的子宫自由地游动着,寻找着结合起它们的卵子。

“今天好像是危险期……”林昭娴迷糊中掠过这个念头。

但随即她迸发出一声尖叫。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_手转星移

勉强睁开的眼睛,看到的是一个个怪兽的脸。又怕又累的女歌星脆弱的神经一刹那间崩溃了,她已经无法去思索这其实只不过是一些假面具,她昏了过去。

“他XX的!又晕了?”那个“导演”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要不要继续操她?袁哥?”有人问。

“你他XX的,都说别这么叫我!不许喊名字!”袁显在那个人头上拍了一下。强奸女人是他最大的爱好,今天有这种好戏上演,而且对方还是正当红的美丽女歌星,袁显当然自告奋勇,亲自带队实行。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_手转星移

“谁没上过的,想上就上啦!不用怜惜这娘们!中午十二点钟之前她就是你们的。”袁显居然也十分懂得体恤手下。

“哗!”兴奋的男人们又活跃起来了,又一根ròu棒狠狠地捅入女歌星那还在倒流出jīng液的yīn道。

袁显冷冷地看着林昭娴雪白胴体,她的身体在被再一次插入的时候,似乎还轻轻地动了一下。

十几只手掌再一次布满了她的身体,最当红的女歌星胸前那一对丰满性感的乳肉,在粗野的挤捏下变成了各式各样奇怪的形状。她的双腿仍然被向两旁大大地分了开来,雪白的大腿已经被粗糙的手掌摩擦得有点发红,而两腿中间那个迷人的销魂洞,又一次地被兴奋的ròu棒填满了,yín靡的两片浅褐色的yīn唇,在强力的抽插中反覆地抖动着。

但林昭娴似乎已经感受不到这一切了,她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安祥,美丽的脸上除了还有明显的被泪水冲洗过的化妆品残痕之外,仍然是那样的漂亮。如果镜头不对准她一丝不挂的躯体的话,这仍然是那个高贵雍容的女明星,沈睡中的美人鱼,甜甜地睡着。

袁显提了提裤子,他那今天第一个享用了女明星的小弟弟彷佛也累了,在他的裤裆里,也正甜甜地睡着。

“给操得像个婊子了。”袁显看着林昭娴被轮奸的模样,此刻好像也没了激情。爽过了,他也想休息了。

但不行,他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都是为了这个正在被轮奸的美丽女人。

“打电话给老大吧……”袁显摸出手机,走向外面。

李冠雄两天总是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事很不安,却想不起是什么事。他只隐约感觉到,那好像是他的一个梦,一个应该不难实现的梦。

现在,他突然醒悟起那是什么了。这都因为刚刚收到的一个消息:女律师刘家颖正在打算为她的儿子办退学手续!这是从校方内部得到的最新消息。

“去年,她才因为想让已届学龄的儿子上中文学校,才搬了回来。事隔才一年多,怎么又不读了?”李冠雄心想。

刘家颖的儿子是不是在学校出了什么事?他问。但答案是截然否定的,那小子在学校表现非常好,是班长兼学习委员,是全级中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跟老师和同学的相处也非常融洽,经常打成一片,是在学校颇出风头的风云人物。

“我怀疑她想离开这里。”安澜的一句话让李冠雄如梦初醒。他立刻吩咐手下多派人手去调查此事,注意刘家颖的父母、儿子甚至远在美国也当律师的丈夫最近的动静。

“起码现在刘家颖本人在工作上还看不出有要走的迹象。”安澜分析道,“所以,即使她想走,也不会很快。”

“嘿嘿!这娘们要真想背叛我,有她受的!”李冠雄冷笑道。他知道即使刘家颖真的想溜,也会事先将她的父母儿子转移,这是她落在李冠雄手里最大的把柄。而真要走,避开李冠雄的耳目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处事稳重的刘家颖一定会谨慎行事的。

“放心吧,是你的,跑不了的。”安澜安慰他说。

“那当然!”李冠雄笑道,一只手摸上安澜的胸脯,“我现在要你,你也跑不了。”

“我不要跑的,我永远是你的!”安澜乖觉地解开衣服最上面的两个纽扣,轻牵着李冠雄的手掌进入她的内衣。

我想要个儿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duan/xs1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