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一女n男现代肉肉调教—有点小污小说大全_四神传

06-18 短篇小说

一女n男现代肉肉调教—有点小污小说大全_四神传

望熹泪眼汪汪地瞅着她,「娘,爹爹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应、应该不会吧……你想,如果用飞的,我们应该可以看得到,所以我们照理说应该还没错过。」

「好吧…我们再等等看好了……」

一女n男现代肉肉调教—有点小污小说大全_四神传

夜歌才正要称赞望熹的体贴,突然脚踝上一道强大的拉力将她的脚抽离地面,她完全没有察觉到,甚至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反应不及,直接用着脸亲近大地,狠狠摔着地上。

「呜!」

「娘!」一旁的望熹可是看得很清楚,现在拉住夜歌的是……

下一秒,脚踝上的力道立刻将她拖往树林里,是靠着夜歌拼死的挣扎以及望熹使尽吃奶的力气拉住她,两方才勉强僵持不动。

「熹、熹,告诉我…现在拉着我的是什麽东西?……」她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唔、应该、应该是妖吧……」

「…是吗……」早知道就不要问了。

一女n男现代肉肉调教—有点小污小说大全_四神传

「娘、你要撑住!」使力到脸红气喘的望熹,又慌又急得掉下豆大般的泪水,「娘!熹儿救你……」

夜歌愣愣地瞧着望熹,即将盈满出眶的热泪被她逼了回去,紧咬着牙关拼命挣扎,将自己拉回山道上,只是这麽做,缠住脚踝的东西就会变得越来越紧,痛得几乎渗入骨子里。

「爹、爹爹,快回来啊!」

是啊,如果上玖在就好了,妖什麽的真是乱七八糟,像她这种人,就算要死、就算要死……

「…上玖……」

一女n男现代肉肉调教—有点小污小说大全_四神传

救救我们……

☆、青龙(四)

脚踝上不断传来的剧痛,让她痛得几乎要昏厥过去,是声嘶力竭的哭声将神志勉强拉了回来,她没办法放心地阖上眼,因为那哭声的主人还在喊着她、喊着另一个未归的人。

上玖啊,如果你听到了就快快回来吧,别再让你儿哭得那麽伤心。

如果我还有机会遇见你们,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所以……

谢谢你们,下辈子见……

失去意识的那一霎那,她的头重重地撞上草地。

缩紧的瞳孔,青色的龙爪,散落一片的血色。

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而赶回的上玖,现在根本无法冷静判断眼前的事故,他心爱的孩子已经哭倒在他怀里;在意的女人则是血迹斑斑地躺在草地上,如果没有仔细去探查她的鼻息,他甚至会以为她已经死了。

他恨自己为什麽不早些回家、恨自己让无可取代的家人受害。

就算治疗术可以恢复他们所受的伤害,但受过伤害的事实却改变不了。

就如同安祥躺在床榻上的夜歌,在昏厥过去後就没再醒来,即便他已经替她梳洗乾净,白嫩的肌肤上一点丑陋的疤痕都没有,她,还是没苏醒。

这时,房门被悄然开启,从睡梦中醒来的望熹,可怜兮兮地抱着上玖的大腿,语带哽咽地道:「爹爹,娘为什麽还在睡?」

上玖不语,不是他不想回答这孩子,而是因为他也不知道原因为何。

「是不是娘不要熹儿了?因为熹儿没有保护娘……」他紧紧绞着手中的布偶,滚烫的泪水滴落在上玖的裤上。

「不是的。」他抱起望熹,尽他可能地给予他的孩子温暖、爱、安心。

他不曾见过这孩子一天之内流下那麽多次的眼泪,望熹是个坚强的孩子,如果不是遇到像今日这般如此剧变,他是不会轻易掉泪的。

「熹儿,把爹的话听进去,娘不是不要你,也不会责怪你没有保护她,娘只是受了伤、身体不适,她需要一点时间的休息。」

听完上玖的解释後,望熹原本抱紧他颈子的手才松开,小心翼翼地跳上床榻,仔细地凝视夜歌的睡容,用力抹乾眼泪。

「爹爹,我今晚想和娘一起睡,可以吗?」

「行。爹在这守着你们。」

但望熹却拉着他的衣角,「爹爹也一起,我想和爹爹一起。」

「……那你可不准吵到娘,懂吗?」

「好。」

望熹手脚俐落地攀上夜歌的手臂,贴近她柔软的身躯,动作熟练的令上玖不禁皱起眉头。而他则侧躺在床缘,伸手将这对「母子」揽进怀里。

他这下总算明白为何望熹身上经常有股陌生的清甜香味,原来是从夜歌身上沾染到的。

好闻不刺鼻的香味,很适合她,他认为只要是清淡的香味都很适合,像朱雀那种强烈浓郁的气味,他就一点也不想在夜歌身上闻到。

如果她喜欢花,他们可以一起在後院里种些花花草草、可以一起坐在凉亭里赏花、可以一起赏月吹风……

勾勒出令人雀跃不已的美梦,如果没有了她,就只是一场支离破碎的失落。

现在的他不敢奢望太多,他只冀望她能睁开眼睛,用着总是充满笑意的眼睛看着他,然後一直停留在他的视野里,哪里都不要去了,同样的痛他不想再体会,更不想让望熹再次经历失去的痛苦。

他不要他们的相遇只是场空乏的偶然。

一滴晶莹的泪珠无声地滑落,深处的心湖漾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上玖,你怎麽…哭了…?」

上玖闻声後睁大了眼,即便在黑暗无光的房内,他依旧能清晰地看清夜歌的模样:疲惫的她正为他担心着。

「你醒了?」

夜歌勉强挤出个微笑,「我作了个梦,梦见熹熹哭得好伤心,你也一脸好像失去了家人,变得好不像你,我不放心你们,所以就跑去抱抱你们。」

「然後呢?」他强忍着心中的冲动,耐心地听完她的梦境。

「抱住的瞬间我就醒来了,然後看到你哭了……你怎麽了?」夜歌伸出手指抚着他的眼,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湿度。「没有啊,我还以为你哭了。」

他不安地抓回即将收回的柔荑,让其继续贴着他的脸庞,彷佛这样的举动才能使自己真正松一口气。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duan/xs1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