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边吃奶边扎的很紧爽-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_蔷薇花

06-20 短篇小说

边吃奶边扎的很紧爽|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_蔷薇花除魔手记

蔷薇一愣,在他怀中苦笑『他们没能耐杀我,我不会死的。』

唐希放开她,眼中充满复杂的情绪…『那就好。我下午有个聚会,必须离开学校了。以後…有什麽事,可以跟我说。』

『明天开始,不用喝我剩下的酒…』唐希拿起啤酒喝了一口,浓厚的呼吸声有几许灼热『我会多带一罐给你。』他又将酒递回给她『还剩一些,要吗?』

边吃奶边扎的很紧爽|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_蔷薇花除魔手记

她接过酒,他转身背对着她,或许因为天气烦热,他的双耳有一些泛红。

『我会期待你明天的酒。』就着他唇饮过的位置,蔷薇将啤酒一乾而尽,胸膛,升起暖暖的烧烫感。

他转过身,眼神无比的柔和,摸摸她的头发,转身离开了顶楼。

而那个明天,永远没有到来,唐希在当天晚上死於斗殴意外,享年十八岁。

他死後,蔷薇曾经默默的去他坟前探望一次,在他墓碑上献上两罐啤酒;望着他墓碑上冷峻的脸庞,她胸膛有一股她并不熟悉的情绪缓缓流动,这种感觉灼热又冷冽,像一团被冻结的火焰,无法抒发也无法尽情燃烧,只能被困在那个永恒的片刻,存在着。

恶魔那时候灵体不稳定,出没的时间跟频率也很短;他只曾经占用唐希的routi,跟她jjiaogou过一次…她去唐希墓前探望的时候,天空下着绵绵细雨;墓园有很多灵出没,但是她一直没看到唐希,正当她想离开的时候。背後出现一股冷冽熟悉的气息。

『唐希?』蔷薇惊喜转身,只见恶魔在她身後,面无表情的望着她。蔷薇满腔的失望溢於言表,她淡淡道『你找到新肉身了?』恶魔的影子投射到地上,掩盖住了墓碑。

『是一个路过的男孩,长相跟气质都不错,气场跟我也很合,可惜差唐希一点。』恶魔微微一笑,蔷薇落寞的神情一直印在他眼底,他不悦却又莫可奈何。他伸手抚摸她的脸颊,将她拉入怀中『难受吗?』

『还好,稍微…』压抑在胸腔的那道枷锁看似微小,却会痛楚;蔷薇紧紧依偎在恶魔怀中,感受他胸膛之间的温度。

边吃奶边扎的很紧爽|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_蔷薇花除魔手记

恶魔爱怜的吻着她的额头,脸颊,又轻轻吻着她的唇;两人嘴唇细密互缠,暖暖的湿润在两人之间静静流动。『抱我吧!…你不是说,zuo+-ai可以让我忘记一切?』在树下,蔷薇拉起恶魔的手,伸入她的裙子内。

唐希的墓碑就在她眼前,即使如此,她也不在乎在他面前被别的男人搂抱亲热;反正他不也毫不在乎,离她远去了吗?连灵魂,都无声无息的前往另一个时空,只字片语,都不留给她。

恶魔抱起她坐在石栏上,张开她的腿,深深进入了她体内;那时候她还不习惯zuo+-ai,即使湿润足够,依然感到剧痛,她紧紧抓住他後背,他再三爱怜,轻柔的动作着,她才逐渐放松身体,享受与他合一的快感。

『唐希…』深限在意乱情迷的routi欢愉中,蔷薇忍不住叫唤出这个名字。

『……』恶魔握住她的肩膀,将她身体推离,深情凝视着她脸庞『看清楚,我不是他。』他的眼神有一抹怪异的伤痛感。

『我知道。』蔷薇又把脸埋进他怀中,继续与他亲密互缠『你不需要提醒我,我知道。』深限激情之中,两人不再言语,任凭湿凉的雨丝落在身上,火热,而又冰冷。

边吃奶边扎的很紧爽|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_蔷薇花除魔手记

即将下雨的天空,空气有淡淡的灰土味道。

云雾阴霾布满山峦,郁绿的森林像一层层黑压压的油画,迷离浓厚,让人深陷迷惘之中。

坐在空无一人,仅有司机的公车上,蔷薇出神似的望着远方山顶,山顶隐约可见一栋优雅的欧式别墅,那栋颇有历史的洋房,是她今天的工作地点。

她,是个除魔师,从小便开始跟着家族的前辈东奔西跑,四处除魔。六岁那一年,长辈告诉她,她体内封印一个古老的大恶魔,大恶魔在她长大之後,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捣乱她的身心与生活,就是为了让她死亡,好吸取她的灵力,破茧重生。

十岁那一年,她开始可以听见大恶魔的声音。

那个声音一年比一年更加清楚,渐渐的,她可以看见他虚幻的身影,微笑的脸庞。

因为是恶魔,曾经的堕落天使吧!他长的比任何男人还要俊美华贵,优雅出众,好蛊惑人心。

总是用带着磁性的低沉嗓音,缓缓诉说温柔的话语,一次次诱骗她进入危险之中。她曾天真,曾心怀犹豫,但如今她深刻明白,面对他,只能铁石心肠。

毕竟,那是想要她生命的恶魔呀!

这个恶魔的灵力,如今强到可以附在适合的人体上,让对方变成他的形貌。但是时间一久,灵力衰竭,他还是必须离开,乖乖回到她身旁。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duan/xs2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