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在公车被前后同时进入,公公快拔出来好痛-狐狸情

06-27 短篇小说

在公车被前后同时进入,公公快拔出来好痛|狐狸情事

招娣身上也不耐了起来,不由得扭动几下,显得有些瘦削的右肩从已经被拉散的衣领里滑出来,被微凉的夜风一吹,不由得缩了缩,还藏在衣服yīn影里的圆润的xiōng脯在这一挣一缩之间显出忽浅忽深的沟来,终於引得君生离开侧颈双臂将她托高,埋首在她温暖的xiōng前,在光滑雪腻的皮肤上轻吻吸吮,招娣动了动,突然觉得大腿根被什麽硬硬的东西硌的难受,刚想伸手去摸,被君生一把捏住了手,见君生抬起头来,向来温和的眼睛里溢满了招娣看不懂的情感,心不由得愈发狂跳起来。

“招娣……”君生想说什麽,招娣摇摇头,捂住他的嘴,将嘴唇覆在他眼睛上落下一个吻,在他耳边轻声说:“君生哥哥,我爱你。”

这一句话使得君生最後一丝理智也燃烧殆尽,桌上的杯盘酒盏被他一把扫下地去,招娣窝在他怀里听著瓷器落地的声音,脸上红的更厉害了。还在恍惚,突然一股大力托起她放在冰凉的桌面上,紧跟而来的是君生的吻,狠狠纠缠著她的双唇,随後撬开她齿关,舌头试探性的在她嘴里勾舔挑逗,几番缠绵後勾住她的舌头不断狎玩。

招娣几乎招架不住,只能死死搂住君生的脖子,然而君生越吻越深,招娣觉得自己开始因为缺氧而有点眩晕,不知道过了多久,君生突然松开她的唇,这才拯救了快要晕过去的招娣。

在公车被前后同时进入,公公快拔出来好痛|狐狸情事

只是君生并没有给招娣多长时间呼吸新鲜空气,在他挤进招娣的双腿间後就再次吻了上去,不过换了一种温柔与之调弄,顺手拉下招娣的腰带,早已七零八落的外袍顿时散开,露出贴身的水蓝色肚兜,越发衬得招娣肌肤胜雪,君生三下两下扯开肚兜,便见一对玉色浑圆暴露於眼前,两朵红梅点缀於上,清冷的月光下像是剥去皮的樱桃,随著招娣的呼吸微微颤动。

君生一口衔住一边娇蕾反复啃咬,一只手攀上另一只rǔ房揉捻,另一只手则从脑後移到光裸的背上摩挲,一路向下抚到腰际的凹陷,惹得招娣连连轻颤,喉里呜呜嗯嗯流露出一丝耐不住的娇音,只觉得全身燥热,君生手指每动一下就在她身上点起一堆火,柔嫩的rǔ头被君生的唇舌百般抚慰,连带著引起阵阵酥麻传到全身,让她忍不住要更加贴近君生,底下不知道怎麽了,阵阵春潮发出来,腿心处已经濡湿一片。

君生感觉到口中的蓓蕾已经挺立起来,招娣也扭动的越发厉害,便一手托住她的背,原本握住rǔ房的手逐渐下移,插进招娣腰里,不多时就碰到微微鼓起的一团,隔著小衣便能感觉到那里的温热,再往下一触,尾起三指沾到些许滑腻,知道招娣已经动情,不由得愈加狂热,索性一把拉下她轻薄的小衣,将她上身放倒在桌面上,将招娣双腿推至最开,借著皎洁的月光仔细看她的桃源秘境。

第十章(全章H)

招娣大羞,急忙捂住秘处,怯怯的吟道:“不要看……”君生已经瞥见一眼那迷人的花溪,隐隐看到一丝水光,哪肯放过一览春光的机会,又怕用强招娣不愿,耐心哄道:“乖,就看一眼,你这儿定然美极了。”一边试著将招娣的手拿开,招娣无法,稍微挣拒了几下,终抗不过心爱人的要求,放开了双手,一只娇嫩玉蛤呈在君生眼前。

在公车被前后同时进入,公公快拔出来好痛|狐狸情事

只见两瓣淡粉的玉贝上只生了些稀疏的毛发,中间一道鲜红缝儿,蛤嘴上角一颗极惹人的小蒂已经探出头来,上头水光潋滟,君生尤嫌看不清楚,轻轻分开贝肉,仔细看那缝儿中的妙景,只觉入目无不奇娇异嫩,片片花唇上罩了一层轻雾般的细露,更显得吹弹可破,滴滴透明的蜜汁正不断从紧致的洞口涌出,打湿了底下的毛发。

招娣心如鼓擂,几乎羞的无地自容,同时却有阵阵快感袭来,本已经湿淋淋的玉蛤越发止不住的涌出水儿来,她已经觉得股下又湿又滑,显然蛤蜜已经流到桌面上,这个认知更是使得她身如火烧,心头倒是飘著一线渴望,渴望君生再有点什麽动作。

望著湿润温暖的桃源春景,君生也按捺不住,伸手按住了那颗可爱娇蒂缓缓滑动,另一手也没闲著,时不时轻拉毛发,或是在洞口附近爱抚,招娣娇躯顿时绷紧,细细柳腰努力向上弓起,两手紧抓桌缘,嘴里忍不住流出绮音,阵阵酸麻集中在那一小块地方,感觉既怪异又舒服,酸麻流过小腹,像缠绕的藤一样裹住她全身,一开始还有些受不住,渐渐却生出想要更多的念头。

底下君生似乎感应到她的欲求,抚弄娇蒂的手悄悄加快了速度,另一手滑至洞口,食指极轻缓的探入花径前段,转眼便被水一样柔软娇滑的肉儿给紧紧缠住,努力半天也只是再往前伸了一个半指节,指尖似乎碰到某种障碍,就不再敢继续,改为用手指轻抽缓送,流连在温暖湿润的触感中。招娣何尝经历过这些,螓首不住摇动,黑发散落开来铺满整个桌面,待君生的手指抽动了数十个来回,越来越浓的快美让招娣整个小腹都麻了起来,原本死死忍住的娇啼也冲破齿关流水般的倾泻出来。

君生见状,突然将手指抽出,银白的月光下沾染了许多花露的手指闪烁著yín靡的光,招娣一阵空虚,却见君生又伏低身子,将头埋在自己两腿间,顿时又惊又羞,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条烫热灵巧的东西已经钻入肉缝中扫动,招娣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麽,浑身瘫软没有半分力气,两片肥美的贝肉被撩拨的奇痒无比。

君生仍觉不够,将嘴罩在花底轻吻吸允,换来招娣巨颤,yín水汩汩流出,被君生全数收下,稍一咂允,竟有丝丝甜味,心头一片迷乱,舌头已经浅浅插入蛤嘴左勾右舔,时而也上来刮点肉蒂,招娣不断呻吟著,到最後几乎带了哭腔,身上浮起了大片嫣红,已是香汗淋漓。

过了好一阵,招娣花溪一片狼藉,君生直起身子,松了腰带解了汗巾子,早已经怒挺勃发的ròu棒已经涨得有些发疼,因著招娣是第一次,而他自己除了偶尔翻过几篇春宫,也是毫无经验可言,心知不可著急莽撞,便迅速除了衣衫,覆上招娣。肌肤甫一接触,满怀绵软丝腻。君生带著酒意在招娣通红的耳边低语:“招娣,你那里的水儿居然是甜的……”招娣本就羞涩难言,听著这话更是手足无措,眼睛都不知道看哪里好。

君生看著招娣已经深酡的脸,低笑两声,悄悄把胯间ròu棒移到玉蛤口处,在层层花瓣上探头探脑,没几下棒身就被丰润的蜜液沾满,君生一边噙住招娣双唇蜜吻,一边继续在她娇弹弹的身子上揉捏,直到招娣忍不住低喘道:“君生哥哥……我……我好难受……”君生这才问道:“可以吗?”招娣埋首在他怀里,良久才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君生这才将龟首抵在洞口处,稍微磨了磨,便发力向里顶去,然而不知是招娣初试云雨太过紧致,还是方法不对,顶了半天始终不得入,只有半颗guī头陷进一团娇嫩里, 君生突然想起曾看过的某篇春宫里的姿势,提臂把招娣两腿架在自己肩膀上,使得蛤嘴大开,且有月光照亮,心中一喜,握住ròu棒顶住洞口的嫩肉,缓缓揉开那片片含羞带露的红脂嫩玉,因为有大量yín水滋润,ròu棒甚是顺畅的进了小半根。

在公车被前后同时进入,公公快拔出来好痛|狐狸情事

招娣心中害怕,不知是什麽插进了自己体内,端的饱涨欲裂,那滋味怪异极了,想要喊停却又有点不舍,正胡思乱想间,一阵辣痛由下面袭来,整条花径好像被撑裂了一般,原来已被君生破去那层膜,不禁失声叫道:“好疼!君生哥哥不要动了!”身子也极力扭动,想把那粗大异物从体内挤出去,哪知道越扭越是纠紧,君生连忙抱住招娣百般安抚:“好好,我不动,你放松一点……”一边感受著招娣体内嫩肉不断绞握ròu棒的快感,又伸手下去揉弄肉蒂儿,同时在一对迷人玉峰上轻咬扫弄。

上面下面皆被君生温柔抚弄,招娣原本僵硬的身子渐渐松软下来,花径里又开始油油润润泌出花浆,痛楚也减轻不少,内里突然空虚起来,竟情不自禁的自己挪移玉股与君生的ròu棒相就,君生觉察到她的小动作,实在熬不过也试著轻轻抽动两下,招娣面上仍蹙著眉,神情难辨苦乐,倒没有再挣扎抗拒,便放下心来,抽送虽然不快,但幅度越来越大。

招娣除了偶尔轻哼两声,其余只咬著唇儿闭著眼睛,两颊愈发红润,痛楚依然还有,酸软的快意更加浓厚,几十余抽後,花房里蜜汁再次泛滥起来,君生感到进入越加润滑,但蛤嘴内嫩肉一圈圈包裹过来的美意却是越捣越强烈,见招娣已经苦去甘来,便直起身子,两手托住她的雪股,ròu棒下下深送,每次似乎都划过花径上端一处稍韧肉壁。

招娣纤腰频闪想避开这凶猛的进攻,一阵阵从未感受过的快美之意从湿润的花房窜上脑门,ròu洞里酸麻难耐又爽利死人,怎想君生挥棒追杀而来,依然是大开大合频频用棒头去点吻那处肉壁,招娣渐渐生出不能抵挡之感,把矜持娇羞抛之脑後,娇娇呼道:“君~君生哥哥~不要~嗳~不敢总碰那儿~”

君生将她两腿从肩上放下,捞起她上身拥在怀里,一手揉握尖翘翘的奶头,一手在其背上游移,ròu棒深深插住一下下暗揉,调笑道:“不要总碰哪里?”一边故意用guī头抵住那片肉壁旋磨起来,直把招娣酸了个目瞪口呆魂飞魄散,一道极酥像是带著电流一般冲上大脑,全身立时绷紧,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半晌方带著哭腔吟道:“不要~好酸~~啊啊~不行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duan/xs2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