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世情婚姻 > 正文

亲着她的花蕊—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_意诱未尽

06-18 世情婚姻

亲着她的花蕊—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_意诱未尽(高干)

“……”我一直都很清楚你是谁,所以才会格外震惊!

“你以为,我像你爸那样,没点反侦察能力?”她神秘兮兮的凑到我面前,声音低低的,“可乐要是把手伸你裤裤里了,你能是那表情?”

“……”我表情忍不住开始抽搐,天呐,这是个当妈的对17岁都不到的女儿说的话吗?

亲着她的花蕊—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_意诱未尽(高干)

易小聊一本正经的又接着说,“而且,可乐这孩子,我还是相信的。”

我已经彻底的石化,最后龟裂,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应她了。既然您老早就知道真相,也相信我,那之前那么沉痛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啊。

“可乐这孩子吧,我其实很喜欢,但是你们这年纪,要给我整出个小孙孙啥的还早了点。所以,以后给我自觉点,这次没擦枪走火,不代表下次不会出事……”易小聊balabala上了,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思维超前的妈,真想为她的与时俱进拍手叫好。

易小聊叨唠完,长舒口气,一拍大腿说了声“渴死我了”就往外走,丢下一脸噎住的我也不略表安慰。

我眨着眼看她走到门口,再看着她又折回我面前,她镇定的拍了拍我肩膀,一脸视死如归的鼓励我,“鉴于你爸现在气头上,你还是先避避,玩点绝食什么的,以证清白哈。”

“……”

她还一脸嫌恶的捏了捏我的小肚子,“看,今天看照片那会我就想说,这么大个泳圈,可乐也不嫌弃你,你自己不嫌弃自己么?赶紧该减的抓紧减……”

亲着她的花蕊—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_意诱未尽(高干)

我内流满面的看着易小聊带上房门,再伸出手指揪了揪我明显缩水的小肚腩。不带这样地,好歹让我吃完晚饭,饱餐一顿再开始伪绝食啊!我万恶的老妈,易小聊绝对不是我亲妈!!

易小聊虽然这么说,心里到底还是心疼我的。所以晚上,我就收到了绿茶悄悄遣送来的**蛋面,闻着葱花香,我又没节Cāo的腹诽起,还是我们家易小聊最可爱了。

*

之后易柏笙没主动找我谈话,也许是易小聊吹了吹枕边风。所以,我象征性的绝食了一天,易柏笙就妥协了。对我也不再冷着张脸,但是这事带来的后遗症便是,我每天被强制性接送上下学。

经过易小聊那么一闹腾,我也开始没心没肺,压根就没把这事太放在心上。思维也被易小聊同化了,一门心思的认为,我和可乐没做啥伤风败俗的事,更没酿成大错,整出人命。我们清者自清,没有对不起谁。

这么一想,显然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许是我没有经历照片被贴榜时的惊心动魄,也就不知道这些“艳照”在学校流传得会有多广泛。那个年纪的我们,并不是完全的很保守。以前我就知道,男生里边,更大尺度的照片他们都看过。我和林瑾男那样的,充其量算点不雅照。

可是我忘了,这次的照片主角是他们身边的人,比那些茶余饭后供其消遣的明星要有趣现实的多。于是,回到学校的我便成了众矢之的。女生们会指指点点,“小三”、“狐狸精”、“不要脸”、“恶心”等等等等不堪入耳的词汇充斥着我的生活。

亲着她的花蕊—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_意诱未尽(高干)

开始的时候我告诉自己,秉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没有干啥缺德事。可是时间久了,我被排挤,被孤立,身后总是流传着各种谩骂加讥笑。我终于受不了了,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都***扯淡。我没那么蛋定,也没那么洒脱,我就一俗人。

*

我躲在学校的大槐树后面哭,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这里很空旷,拥有很多年历史的大槐树坐落在学校的小林子里,几乎没什么人会来。就算躲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我依旧觉得心里没一点安全感。

那时候的我,世界真的很狭小,只有学校、班级这么一个小天地。被这样歧视排挤,我的天地也瞬间垮了。我觉得每天都是yīn暗绝望的。

我开始害怕上学,可乐来找我,我也躲着他,我们俩现在几乎成了学校的“名人”,一举一动都备受议论。看到他出现,我浑身都变得不自在,好像有千万双带着探究、嘲讽的眼神刺向我。

可乐也许看出了我的不自在,于是改作发短信、打电话,总是格外留意我情绪的变化。我知道他在担心我,也在自责,可是我还是任性的把所有委屈都发泄在他身上。要么不接他电话,接了也不愿用正常的语气和他对话。

可乐后来便电话少了,但是总是坚持早晚给我发短信,说些轻松的话题,或者给我发点冷笑话什么的。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gushi/1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