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世情婚姻 > 正文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肉肉的小黄

06-20 世情婚姻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肉肉的小黄文集锦|三颗痣(又名七星劫)

自从董卓一把火烧掉皇城,汉献帝被曹操接去许昌之後,洛阳不再是兵家必争之地,渐渐恢复往日荣景,百业昌盛,歌舞昇平。整个经济命脉,几乎掌握在四大家族手中。东曹府、西刘宅、南天楼、北龙阁。城里流传的顺口溜,人人皆能朗朗上口。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肉肉的小黄文集锦|三颗痣(又名七星劫)

四家各有所长,产业分属不同领域,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设法向外拓展版图。

日进斗金的能力,一家比一家高竿。若要选出鳌头,自然非曹府莫属。因为曹府拥有强大的靠山,曹锟曹大爷是曹丞相的远房亲戚。这是对外的说词,但是根据市井消息,他们两人其实是同父不同母的兄弟。据说曹锟乃婢女所生,卑贱到连祖谱都进不了。曹锟只能沾点光,靠着高明的手腕,成就不凡的伟业。在洛阳,连小孩都知晓。曹府位於城东,府第占地广大,高大的石墙围住结构复杂的建筑。若由外抬头仰望,只见飞詹挂羚翘首天际,雕梁画栋镇守辉煌,处处显露豪门大户的气派。内宅更是富丽堂皇,院落重重,花木扶疏,古树参天,建筑物之间绕有各式回廊,环回贯通,假山水池、亭台楼阁,布置井然有序,灯火从屋内透出,廊道均以六角宫灯照个通明。

静悄悄无声。

只见一名个头瘦小的男童,快速在回廊与院落间穿来绕去,最後闪入一座阁楼。

他如入无人之地,直接走进正厅,爬上二楼,轻轻地推开一扇门扉,穿入後,他回手关上门。里面昏黑一片,但见里间灯光幽幽,帷幔深垂,横生一道界线。挡住直通的视线,却遮蔽不掉朦朦胧胧的隐约。里面是卧房,居中有张八仙桌,里边是床舖。床帐垂落,薄纱的质料彷如氲氤一片淡青色的云雾,模模糊糊映出两条黑色的身影。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肉肉的小黄文集锦|三颗痣(又名七星劫)

一卧一伏,两人面对面交缠在一起,动来动去,状似在扭打。

情势非常激烈,不止弄到床舖咿咿呀呀震动,还呼呼响着粗重的喘气声,很像狼犬的chuanxi,低低索索伴和着某种水渍声,噗滋噗滋,细细碎碎作响,交错着呢呢哝哝的谈话声,断断续续传出来。男童摀着嘴,黑白分明的双瞳笑盈盈,很专心侧耳倾听。

「嗯、嗯、嗯、不错、不错,你不用拘束,尽管放开来,大力一点,感觉更来劲。」

「是!小的赴汤蹈火,定当全力以赴,今生今世……」

「行啦!瞧你身子硬朗得蛮牛似,脑袋装屎啊,要我说几遍?」

「大人息怒!小的愚蠢、小的惶恐,请大人明示……」

「呔!」帐内传出轻咳,随即又响起尖细含带权威的声音:「这种时候,你我坦诚相见,没有尊卑之分。你不用顾忌什麽,只要拿出练武那股劲就行,用力刺我!」

「是!小的知晓了。大人!小的惯常使用火龙枪,这便全力施为,手下不再留情。吃我一招「十色五光」直取龙xue要害,捅死你、捅死你、捅死你!噢……这样行吗?」

「很好、很好!火龙枪果然名不虚传,下下紮实,刺得我痛快极了,刺深一点。」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肉肉的小黄文集锦|三颗痣(又名七星劫)

「是!能博大人欢喜,火龙枪精神抖擞,枪头火热热,整支坚硬得紧。看我神龙昂首长驱直入,刺死你、刺死你、刺死你爬骚的蚂蚁、刺你个四脚朝天!噢、噢……」

「刺得好啊!啊!啊!啊……」那仰卧的人影,双臂往上伸展,攀附在那前倾人影的肩上,近似嘶声力竭喊着:「罗教头不愧为神枪无敌,尽管使劲刺进来,啊……」

「好啊!好个saohuo大yin逼,胆敢挑战老子的能耐,火龙翻江倒海,突刺、突刺、突刺……」那屈伏的人影突然变个样,狂态毕露彷若出柙的猛虎在扑食猎物,耸动无比。吸引男童看得目不转瞬,紧盯着那道雄猛进击的壮硕剪影,黑忽忽的臀股圆鼓鼓地翘向右上方,正面朝下一起一落,如浪起伏。压下去抬上来、压下去抬上来。速度迅即十分,力道非常大,撞到啪啪作响,床舖震荡得非常厉害。而那犹如鬼魅的shenyin声浪,嗓音越叫越飘忽。越发突显那粗重chuanxi的煽惑力,越来越急促。声声撞击男童的心跳,怦碰怦碰好急烈,脸热耳烫,胸腔里不知灌满了什麽,闷胀难受。蓦然,帐内传出低沉的嗓音,急切嘶哑喊道:「火龙枪头着火了,大人!我快不行了……」

「爆雨来得正是时候!你插快点,插死我冲上天庭见玉帝!」随着充满渴求的语气,那仰卧的人影,背部整个离开床板,挺起头直视着对方,传递一份迫切的需要。虽然只见黑色的剪影,但男童却恍惚得见,那人激动异常的神情、炙热万分的眼光。

使他心头一紧,莫名充满无以名状的期待,既紧张又跃雀。而那个正在疯狂挺动,被唤为罗教头的的人影,八成也受到感染。一听闻,他前倾的身体倏然挺直,腰杆拗出紧绷的张力力撑上半身朝後仰。而他圆翘的臀股则起伏得更加急烈,喘得非常大声,十分迫切喊道:「来啦!火龙枪粗大无比,直捣黄龙,冲冲冲!冲冲冲!冲……」

「shuangsi我啊--」那挺仰的人影挣扭起来,撕心掏肺般大叫:「啊!啊!啊……」

★待续

&l;mg src=&quo;/popo_d/d/book/95/551263/rcles/6492718/201512110301071.jpg&quo; l=&quo;&quo; /&g;

「大人飞上天了,小的鞠躬尽瘁,誓死跟随,火龙要喷发啦,啊--」罗教头大吼一声,圆翘的屁股疾落、下体剧力万钧撞上对方,啪的一声,黏住般停滞不动。他猛地头往後一仰、壮硕的身影狂狂剧烈地抽颤起来,并且像豁尽全身气力地从喉咙深处迸出嘶哑的叫声,激昂奔放仿如望月嘷嚣的野狼:「啊……啊……啊……啊……」

景像震撼人心,男童任凭胸膛剧烈起伏,顾着睁大双眼,就怕遗落掉一丝一毫。

好半晌,那仰挺的人影躺回床上,响起尖细的嗓音说道:「这回喷出不少啊,罗教头!瞧你爽到魂飞九天的模样,真是威猛得很。不错、不错!你越来越上道,不枉我一片苦心!这会儿,你的火龙枪仍旧坚硬无比,又粗又长在我体内发胀赤热的火焰,活力无穷,颤动着像是随时想再来一次。分明泄一次意犹未尽,你说是不是啊?」

「是是!只不过……」罗教头跪坐着,只见胸腹起起伏伏,身杆动也不动。

躺卧的人似乎很不耐烦,那双缠在罗教头身上的双脚动了动,声音响道:「怎麽啦,难道是我错了,你的脑袋硬要跟下半身唱反调?」质问的语气,透露一股不悦。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gushi/1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