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世情婚姻 > 正文

陛下不要含奴婢的花苞—别吸奶水了我受不了了

06-27 世情婚姻

陛下不要含奴婢的花苞—别吸奶水了我受不了了|君心劫《殇怀》

白云丰皱了一下眉,笑道:「旁人心思如何,我们又怎料想的到?不是有句俗话说,知人知面不丶知丶心。」说到最後三个字更是加重语气。

陛下不要含奴婢的花苞—别吸奶水了我受不了了|君心劫《殇怀》

清晰悦耳的女音忽然响起,所有人同时望向回廊尽头。

只见一名身穿浅紫花衫的女子走来,她脚步轻盈,很快便来到晦月他们面前。

瞧女子长得眉清目秀,文雅端庄,秀丽而不娇媚,气质不凡,而腰带悬挂一把紫鞘长剑,增添几分英气。

白云丰讶异道:「是你!」

晦月看着女子也很吃惊,他没想到女子也会来坎城。

「呵呵,仙君还是一如往常神采飞扬。」女子朝晦月俯示礼便掩嘴轻笑,神情竟有些暧昧。

萧宛吟道:「师姐认识仙君?」

女子笑道:「呵呵,有过一面之缘。」

难怪晦月与白云丰会如此惊讶,因为来者正是在村庄遇见过的林清。

陛下不要含奴婢的花苞—别吸奶水了我受不了了|君心劫《殇怀》

「纪律阁主是你母亲?!」白云丰难以置信看着林清,声音也大了许多。

林清吃惊道:「仙君不知?」撇了一眼晦月,掩嘴道:「呵呵呵,还以为大人会向你说个明白。」...

夏紫嫣看了一眼白云丰,微微一笑,续道:「因与魔族有关,吾只能请示大人意思,才好行事。」

「苏延身分……你知?」晦月听了更是震惊,没想到夏紫嫣早知苏延是魔族。

陛下不要含奴婢的花苞—别吸奶水了我受不了了|君心劫《殇怀》

夏紫嫣叹了口气道:「花宴前,吾从纪使书信得知各处不少城镇出现纷争,为了慎重多派俩名纪使去追查原由,赴宴时便告知大人此事。」

「花宴後,吾某日在一名纪使书信中惊见一段『看似魔族身影』的字句,吾觉得不可能,毕竟……最後还是令他暗中调查并随时回报,可之後却毫无音讯。吾很忧心便卜卦算出了凶卦,知他过於涉险而亡。」

「吾思来想去更觉诡异,便私下去了趟月辰宫找天狼君协助,经过一个月查探,现许多城镇潜藏魔影连戒律殿中也有,而他们隐藏於仙躯之中,若不是天狼君的『伏天灵』识破,吾根本无法察觉。」

听到这,晦月顿时恍然,原来孟德娴是因为夏紫嫣得求助而来,同时也很吃惊,他没想到地界早有魔族潜藏,而且魔族还懂得藏於仙体之内躲过他的神识。

他忽然想起被消灭的入魔者中有几名穿着不似常人,由於现了真身便消逝,因而无法得知身分与来历,难道全是仙人?!

而苏延与杨梓欣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这时,一个想法在脑海闪过,晦月双手紧握,心中泛起不祥之意。

难道那个人没死?!

「吾与天狼君觉得事不单纯,魔族做事乾脆不隐藏,却藏於仙躯,且行事颇为低调,猜想背後必定有主使者,为此占星卜卦却只得知大人得行踪。」

夏紫嫣说着便一脸歉意看着晦月,叹道:「事关重大,本该立刻告知大人,可吾现总有人在一旁窥探,为不打草惊蛇,想过派人转达又担忧下属安危,因此……」

「夏阁主。」白云丰忽然开口打断夏紫嫣说道,语气有着不易察觉的怒意。

晦月瞪了眼白云丰,很不满白云丰开口插话的无礼之举,听口气又不像一时兴起,他不懂这人突然插话是想说什麽。

白云丰续道:「我不明白魔影与月兄何干?又与我有何干系?」

夏紫嫣愣了愣,接着却笑了,开口道:「吾不做越分之事,至於仙君……心知肚明,何必问吾?」

此话一出,白云丰沉默了,他看着夏紫嫣,虽面带微笑却隐约透出一丝阴冷。

晦月看了看白云丰觉得困惑,他能明白这人为何会对此事而有所疑惑,却不明白夏紫嫣最後所言含意。

夏紫嫣笑了几声,看向晦月道:「大人,吾恳求与天狼君继续追查此事,时机到了进行净化,若查明主使者身分便立刻告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gushi/2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