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爱情故事 > 正文

嗯宝贝我在车上要了你--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

06-20 爱情故事

嗯宝贝我在车上要了你\\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复仇的天使

踏着滑滑的台阶,那个壮汉的脚步却非常的迅捷稳健,很显然这个汉子的武术根基不弱,否则断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负重而上。若柔仔细的看着这汉子的步伐,心知此人的下盘打的很是扎实,穷山僻壤之处出现这等人物,确实有点说不通。但是这几天来无论她怎么试探,这个汉子却丝毫不理睬她,仿佛未曾听见她说话般,这几乎让若柔怀疑他是个哑巴了。他每天只是在固定时间出现,一出现就不做声的将她抬起,把她从屋里搬到室外晒晒太阳,放松一下心情,然后又准时将她在扛到屋里。

壮汉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行走的飞快,不消一会儿,眼前便出现了一幢典雅别致的木屋。这幢偌大的屋子是雪玉竹和乌亮光滑的乌骨木搭配构建筑成,屋檐、地板、门扉、窗棂由乌骨木搭建,四壁则由雪色玉质的实心白玉竹构成。露出的断面被打磨的很是圆润细腻,竹子的成色清新如一,仿佛刚刚被砍下来。还未入屋里便觉一阵竹子的清香阵阵,异常沁人心脾。

嗯宝贝我在车上要了你\\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复仇的天使

那汉子将她放下后,一声不响的走了。若柔心中暗咐这都是些什么人,个个都古里古怪的。

正在腹诽中,那个男子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他脸色白的吓人,一双眼睛深幽幽的,不小心往里看似乎都要给寒气割伤一般。

第1卷 一个怪人(二)

那个古怪的男子离她很近,金黄色的阳光从玻璃窗透进来,投在他身上,将他手指的动作拖曳出长长地影子,在墙壁上形成一道浅浅光影。淡淡的药香味从他的指尖挥发出来,在空气里蔓延到她的鼻息,药味中清凉舒爽的薄荷味较重,闻着这味道,若柔只觉浑身的毛孔慢慢张开,神清气爽。男子乌眸深沉,紧紧地锁住她的眼眉,若柔微一皱眉,静静地回视他。

过了一会儿,门外进来一个小童,手中端着一大盘的膳食,动作麻利的摆放后饭食后又一言不发的退了下去。那男子收回在她身上的视线,拿过桌上的汤勺,在热气腾腾的汤里轻轻荡了几荡,然后拿过一个薄坯白玉瓷碗,盛了小半碗的汤。他的动作不紧不慢的,云淡风轻而又优雅异常,若柔看着他专心致志的动作,一时间几乎呆怔住,从来没有人能把这么简单平常的动作做的如此随意雅致。

男人盛好汤后,坐到若柔面前,准备喂她。自从苏醒以来,每次进食都是这个沉默寡言的男子喂她吃饭,虽然他表情冷冰冰的,但是喂饭的动作却一点也不生硬,好似做过很多次一样,若柔刚开始还觉得有点尴尬,但几次下来也就习惯了。

面前的白玉碗里盛着浅绿色的羹汤,清清亮亮的,看着就很有食欲。男子用勺子舀起一勺汤来,轻轻吹了一口气,递到她的嘴边,若柔配合的张开嘴,顿时满嘴的鲜嫩,清香微凉的荷叶气味沁入心脾,羹汤里飘着几片芦苇根jīng,白嫩爽口。芦苇冬天枝jīng干枯,所有养份都集中在根芽上,比之新笋还要鲜嫩肥美,若柔来者不拒,不客气的吃的异常香甜。半碗热汤下肚,若柔冰凉的手脚立刻开始暖和起来,腹中一阵暖烘烘的热气,甚是舒服。

男人不再喂她汤水,夹过一旁烹制的看不出是什么肉的肉丝喂进她的嘴里,若柔微皱眉头,那肉丝看上去黑黑的,真不知是什么东西。那男子执意要她吃下,若柔勉为其难的张开小嘴,试探的嚼了嚼,肉丝很细,嫩滑软烂,鲜香味美,若柔立刻差点把舌头一起嚼了咽下去。刚吃完嘴里的,马上又有一块递过来,若柔吃得满心欢喜,心里暗道使劲吃,早点好把身体给补好。

摇了摇头,若柔示意自己再也吃不下了,男人终于罢手,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若柔看着他背影,犹豫着张口询问他,还未等她出声,那男人瞥了她一眼,若柔被他有点异样的眼神吓住,想要问出口的话立刻又被咽了下去。

嗯宝贝我在车上要了你\\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复仇的天使

清冷冷的眼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男子终于转身离去。

蓦地,若柔松了好大一口气。她现在一点也不知道这个男子的底细,甚至连他是否有敌意也不知道。她根本不认识他,自从悬崖上掉下来后重伤昏迷后,一直都是他精心照顾自己,她心中也着实感激他,但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很奇怪,虽然没有恶意,但总让她冷汗直冒,她现在越来越不安,想起白休,心里便如火焚般焦急。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恢复身体,认真配合那个古怪的男子把身体治好。

第1卷 一个怪人(三)

气温骤然下降,冬天的标志——雪花正沸沸扬扬的漫天飞舞,狂风大甚,放眼望去天地间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雪雾。

雪下得特别大,不一会儿,香林里便一片银装素裹,雪压树梢,沉甸甸地,天地间苍茫一片,雪封山路,千山鸟飞绝。

若柔小猫般窝在绵榻上,身下铺了一层又一层的被褥,厚厚的鹅绒棉被将她包裹的像个蚕茧一样,要不是身上的伤口刚刚结痂不能随意动作,她早就蜷成一个肉团了。

嗯宝贝我在车上要了你\\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复仇的天使

皱了皱眉头,还是很冷,呼吸的空气冰冷冰冷的,冻的鼻子通红通红的。若柔不满的嘟哝着,这鬼天气冷的她只能窝在这个榻上,唯一的户外放松权利都被剥夺了,无聊的她只能缩着身子长蘑菇。

大大的眼睛空洞的看向窗外群魔乱舞的雪花,心中却在想着下落不明的白休,淡淡的酸涩感扯紧了她的心弦,她害怕,她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了,那么高的悬崖活下来的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白休,白休,割不断的牵绊啊。若柔甩了一下胡思乱想的脑袋,不管怎么样,她心中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白休还在这个世界上,和她一样,在牵挂着对方,只要有一份希望,她都会坚持到底,相信他,一定没事的。

一抹修长的身影停在了粉蓝的软榻前,周身的寒澈的气息不觉触动了昏睡中的少女,那精致的五官似乎还泛着一圈圈光晕,安详的睡容,犹如出生婴孩般纯净得不染一丝尘垢。

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男子向她伸出了冰冷的大手。

若柔迷迷糊糊睁开眼,脑子依旧混沌不明,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躺在了里屋的大床了,她不是在窗前赏雪的吗?呃,赏着赏着好像因为耐不住寒意把自己包紧后睡着了,应该是那个怪人把自己弄到床上的吧。看看窗外,雪势到时小了不少,难得的,居然出了太阳,早晨还是yīn沉沉天空居然开始亮澄起来,透出点点阳光,看来看日头,好似已是下午时分。

小心翼翼动了动,却忽然觉得xiōng口凉飕飕的,一看才知上身的贴身睡衣不知道被谁脱去了,只有一道道纵横xiōng前的绷带条。身上蓦地起了一阵寒意,应该是那个古怪的男子脱了自己的上衣的,若柔一惊,低头看向xiōng前,还好,水炎珠正泛着柔和的光芒挂在自己的xiōng前。眼睛不注意的瞥到小腹上片片金黄色纹身,眼里立刻泛上阵阵仇恨和屈辱,过去的一切一切似乎又一次在她眼前重现,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向上涌起,捏紧了拳头,她要报仇!

沉默的穿上衣物,牵扯了身上的伤口,痛得她眼前一阵发黑,倒抽一口冷气。

“别动。”冷冷的声音配合着冷冷的表情,这个男子整一个冰块。

若柔看过去,男人放下手中的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汤水,向她走来,冰冷的眼神让若柔瞬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男子熟练地检查着她身上的伤口,冰冷的手指在若柔身上灵活的翻飞着,若柔看着他冷冷的侧面,不由来的,满心的愤怒和复仇的情绪慢慢淡了下来,或许是他的专注,让她的心瞬间静了下来,现在的她需要一个平静的心态来好好养伤,乱动肝火实在是不明智的举动,她早就不是可以任性冲动的孩子了。

雪花还在慢慢的飘散着,夕阳西下,西边的霞光映红了天空,一朵一朵洁白的雪花悠然飘下,像跳舞的小精灵,姿态优美至极。

第1卷 一个怪人(四)

若柔是被冻醒的,轻轻哼了一声,只觉小腹一直沉甸甸的像是压了一个大石头,胀痛不已,若柔迷糊的神智一下子清醒了许多,难道是。来了?算算日子,也确是差不多了该来了,可是这荒山孤僻的庄园都是男子,哪来的卫生用品呢?

轻轻一动,下面一阵细细的热流,若柔浑身是伤,不能下床,可是左右只有自己一个人,该怎么办是好?

正愁着之间,外面传来阵阵声响,若柔费力而又小心翼翼的探起身向窗外看去,那个力气很大的壮汉正在雪地里劈柴,斜披着一件虎皮,肌肉纠结着暴起,挥舞着一把斧子,一下一下的砍着柴。

若柔咬了咬唇,犹豫着怎么开口,毕竟是女儿家的事,脸上很是不好意思。想着身下的脏处,终于试探着叫了一声:“喂!”

壮汉抬头看了看她,向她走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love/ai1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