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徐徐地泼撒在肌肤上。她雪白的冰肌滑如凝脂,每一寸水珠接" />
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感人美文 > 正文

最原始的欲望--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替身娘娘

06-15 感人美文

最原始的欲望\\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替身娘娘

亭嫣背对着屏风坐浴,她并拢两掌轻轻掏起满掌芬芳的清水,再顺着肩头、" >口徐徐地泼撒在肌肤上。她雪白的冰肌滑如凝脂,每一寸水珠接触过的地方都泛着晶莹的光泽,白嫩匀称的胭体浸泡在大浴桶里显得纤细柔弱,却分外诱人

亭嫣慢慢地、耐心地重复着泼水的工作,等待珠儿拿衣服进来给她。可她等了又等,过了许久仍然不见珠儿进来,也没听见珠儿讲话。又等了一会儿,她终于疑惑地问:「珠儿,妳衣服可拿好了浴桶里的水就快凉了。」

最原始的欲望\\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替身娘娘

她等着珠儿回话,可等了一阵子,没听见珠儿回答她,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等地疑惑地侧转过身子.猛然看见站在她身后、置身于" >影中的德煌

亭嫣没想到他会在她入浴时闯进来,她吓得呆住,愣愣地瞪住德煌

直到她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抬起两手遮掩住自个儿裸露的身子,然后急忙要站起来离开浴桶。

谁知她才要从浴桶里站起来,德煌却好似早已料到她下一步的举动,一个箭步上前居高临下地压住她的双肩,先是不让她从浴桶里起来,之后大掌在她未来得及设防前下移,一把握住她暴露的椒" >&;&;

「啊」亭嫣想挣扎,奈何她光裸着身子,慌忙遮掩已来不及,只能打得水花乱溅,他" >糙的大掌还是牢牢握着她光裸的两" >&;&;

最原始的欲望\\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替身娘娘

「珠儿&;&;」绝望中亭嫣只想得起叫喊珠儿,德煌却立即掩住她的嘴,紧紧挟制着她靠在浴桶边,他也顺势坐在浴桶边沿,大掌牢牢扣着她的身子。

「呜&;&;」

「想喊珠儿」他嗤笑。「珠儿已经让我给遣走了,妳如果不怕丢人尽可放声大喊,相信隔壁房的富尔硕必定会即刻冲进来救妳」

德煌的话让亭嫣瞬间变了脸,她才恍然明白德煌把富尔硕安排在隔壁房里的用意。

他正在实践他说过的话他要跟她圆房

慌乱和惊惧蓦地涌进亭妈的脑子里&;&;他遣走了珠儿,富尔硕就睡在邻房,她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困局中,完全没了主张

「别慌只要妳乖乖的,照我的话做,要是妳侍候得让我满意,或者我连妳一" >手指头都不碰」他盯着她惊慌的眸子,低嘎地道。

最原始的欲望\\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替身娘娘

「你来&;&;有什么事」亭嫣不安地问,红着脸愣愣地瞪着他握住她酥" >的大掌。

「非得有事才能来」他讥讽地道。「这儿可是咱们俩的新房,我高兴来这里不需要理由吧」

亭嫣别开眼,她意识到自己的裸露,不自在地小声道:「可是&;&;可是妳不是&;&;」她颇佳,不知该如何往下说。

他明明说过要搬出新房,搬出新房的意思不就是&;&;「想说什么就说清楚既然敢下药迷昏我,就别装得像个小媳妇一样,这可不像妳」他冷笑。

「你&;&;你要我怎么做」她转移话题,因为身子全然无遮掩地暴露在他眼前,而忸怩不安&;&;德煌撇开嘴,慢慢放开她,却仍然坐在浴桶边。

「首先,就坐在浴桶里不许起来,然后抬起手放下发髻」他沉声命令。

亭嫣倏地抬眼望着他,却不能从他眸子里看出他要她这么做的用意,可他眼里的冷光却让她知道她非得依着他的命令去做不可

「你&;&;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德煌突然收紧五指,使劲捏住在手掌中的两" >「啊&;&;」亭嫣疼得轻喊。

「立刻照我的话做,还是要我自己动手,妳选一样」他冷着眼,对她的脆弱无动于衷。

亭嫣咬着下唇,终于缓缓抬起手解开发髻,一头乌黑的长发随即披泻而下,衬着她雪白的唐色,分外撩人&;&;德煌瞇起眼,终于放开手。

亭嫣在他放手的同时,立即抬手欲掩饰自个儿裸露的前" >「别遮」德煌制止她要去遮掩自个儿身子的动作。

亭嫣刚伸出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直到他又下令:「仰起颈子,拱高妳的" >脯」

亭嫣红着脸,犹豫了半晌终于照着他的话做了&;&;至少,他果然如之前所言的没抬手碰她她慢慢仰起纤细的颈子," >脯自然而然拱高。

亭嫣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姿势突显了她浑圆的双" >,挺耸地矗立在德煌眼前

她傲立的" >峰上还闪动着两朵诱人的水珠,在昏黄的烛光下引人想一口吞没它&;&;「抬起手,握住妳自己的两" >」他低嘎的声音又传来,压抑了某种渴望。

亭嫣全身瞬时僵住她瞪大眼望住他他口里说着教她脸红的话,神态却是那么冷静

「妳是要自个儿做还是等着我做」德煌瞇起眼,毫不犹豫地威胁。

亭嫣微喘着气,慢慢抬起手,不自在地覆住自己的酥" >&;&;德煌盯住她燥红的脸,和别开的眼睛,他目光下移,凝视她纤长的柔美和被握住的凝脂玉" >,以及两颗在他的注目下渐渐绷紧的" >头。

「移动妳的手指,慢慢搓揉它。」他" >嗄地下令,眸光转浓,深不可测。

亭嫣喘出一口气,在他直视的目光下被动、僵硬地移动手指&;

德煌只是看着她爱抚自己,果然如他之前所说的,碰也不曾碰她

他冷静的目光教人难堪亭嫣再也忍不住羞赧地停下。「妳到底&;&;到底想要我」

「继绩,别停下来」他沉声命令。

亭嫣微张着小嘴喘气,无言且忧悒地凝睇他,不再依着他做任何教她害羞、不能想象的事&;&;

尽管她无言却意味着倔强的不从德煌瞇起眼,突然出手握住她露出水面凝脂般的玉" >「啊」亭嫣被他突兀、" >鲁的抓握方

.

.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eiw/w1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