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感人美文 > 正文

啊哥轻点拔出去啊-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处

06-17 感人美文

啊哥轻点拔出去啊|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处女新娘(简体)

「雄表哥,今天多得你,否则只有我一个人,恐怕见不到俊文了…」丽仪眼眨泪光,感激地向郭雄道谢。仍在假惺惺的郭雄回答道:「都说你别客气了!我好歹都是俊文的表哥,我们由小到大一起生活,他弄成这样,我都很难过,今天只是举手之劳,你又何需客气呢!以后不要叫我雄表哥这样陌生了,叫我雄哥吧!

丽仪回答:「不……这样不是太好,你是俊文的表哥,是我们的长辈,这样不太好……」郭雄搂着丽仪,轻扫背部回答:「你又这样客气了,叫我雄哥便好了,除非你不把我当作自己人吧!」被郭雄真诚的打动,丽仪只好接受:「那…以后多得雄哥你帮忙了。」看见丽仪对自己如此信任,郭雄内心不禁暗喜,看见丽仪蕴酿奶水的乳房日益胀大,郭雄的鸡巴蠢蠢欲动,正构思下一步回家后如何再品尝这个怀有五个月新孕的大肚新娘的肉洞。扶着大肚的丽仪回家后,郭雄借机留下,准备向丽仪下手,今晚誓要留下狠干丽仪到天明才甘心。正当郭雄为丽仪打点家中一些家头细务的时候,丽仪便在厅中休息,这半年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二十出头,自小已是孤儿的丽仪实也身心疲累。丽仪一直以来孤苦无依,虽然外表出众,青春美丽,温柔可人,一直以来追求者众,但却惹来同性的排斥,异性稍加亲近,都是想将丽仪追到手,否则根本不愿与丽仪交知己朋友。原以为与俊文的相恋是自己幸福生活的开始,谁知不幸的事情接踵发生,抚摸自己五个月身孕的大肚子,不禁悲从中来,想起被干的新婚之夜,简直是梦魇!被三名不知名、蒙着面的色魔轮流干,含着他们污秽的鸡巴,吞下他们排泄出来的精液,在镜头下摆尽淫贱的姿势,连自己都未看清楚的阴部,竟然要当着三只色狼面前翻出阴唇,拍下被操的裸照、三级片,此刻丽仪觉得自己十分肮脏!肚内的孽种正在肚皮下郁动,丽仪更觉呕心!心想:「神啊!为何要这样惩罚我?我做错了甚么?我很痛苦啊!这种日子何时才结束?」一不小心,丽仪弄跌了郭雄的袋子,一部手迷你手提摄录机便跌在地上……「丽仪,你还有家务要我帮手做吗?」郭雄问道。正当从厨房走出客厅,郭雄便看到丽仪在翻看自己的手提摄录机,此刻丽仪泪流满面,看到画面传来:「……呀…呀…不要侵犯我啊…呜……呜……很痛…不要插…我受不住…子宫快破…不要射精…会怀孕的…呜……呜…」「……哈哈哈…怀孕了更好,生儿子要像我有一只大鸡巴,生女儿要像你有一双大奶子…哈哈哈……」看到新婚之夜被蒙面色魔破处干的片段,丽仪不禁放声痛哭,既惊讶又恐惧,看到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郭雄,已经能猜出八九成这件事的真相:「你…你……究竟是谁?为甚么…为甚么你会有这段片…你…你与这班禽兽是同一伙的???」看见奸计被识破,向来无恶不作的郭雄并没有受惊,见惯这种场面,洋洋得意地答道:「是啊!这件事是我精心策划的!是我与兄弟设计干你,把俊文打至成性无能,谁叫他老子有钱便欺压我们班穷亲戚,这些叫作报应!你知道后又奈何?

想报警吗?你大量裸照、色情片在我手,我一被捕,你所有不见得光的淫照、被干的影片便会遍布全国的色情八卦杂志、互联网、报章,看看你以后还有脸见人吗?你样子这样标致,奶子又大身材这样棒,我被捕后一定大把AV片商邀请你拍色情片,这几个月来给我操过那么多次,性技都不错,你一定可以成为最有前途的AV女星,AV影后非你莫属,我在狱中会向兄弟极力推荐你,出狱后再与你「聚旧」玩杂交,哈哈哈…好吗?」听到郭雄死不悔改,还出言恐吓,入世未深的丽仪又怎能应付呢?惨被吓得面青唇白,颤抖、掩着双耳回答:「呀…你不要说…我不想听你说的脏话?你…你…你不是人,是禽兽,是魔鬼!

啊哥轻点拔出去啊|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处女新娘(简体)

究竟你想怎样?俊文已给你害成这样,你还不放过他?我…我…的身体都给你沾污了…呜…呜…现在已大了肚子…你有甚么怨,有甚么仇都干尽吧!为甚么还来招惹我?呜…呜…为甚么还不放过我?呜呜…」听到丽仪失控的哭声,看到丽仪胀大了两个码的大奶子不断摇晃,郭雄的鸡巴又再蓄势待发,上前搂着丽仪的圆股,一手来回搓着丽仪左边的大奶道:「好歹也上过几次床,你的肚子有三分一都是我的,难得你不计前廉,帮我们生孩子,只要你乖乖,我又怎会待薄你呢?俊文都成废人,你也需要一个男人的照顾,就让我好好「爱」你「照顾」你吧!」说完便伸出淫舌舔丽仪美丽的脸庞,丽仪被吓得花容失色,不断挣扎,低头躲避郭雄的强吻。冲撞之间,丽仪一脚蹬中郭雄的阳具,郭雄重要部位突然受到袭击,痛得死去活来,老羞成怒,一手扯起丽仪的秀发,狠狠掌掴几下,撕破丽仪吊带孕妇装的上衣,将整个胸罩向两边拉,丽仪只赶得上「呀!」的一声,巨乳实时被乳罩挤得向前弹出,郭雄为报下体受袭之仇,疯狂掌掴丽仪的豪乳:「贱人!嗅货!给我上了多次,连肚都给我搅大了,淫照和干影片在我手也敢跟我耍花招!!踢我的鸡巴?看看我今天怎样教训你!!」说罢便凶残地上下、左右拍打丽仪的嫩乳,「呜…呜…不要…呀…不要打……呜……」掌掴了廿多下,把两边乳头由右到左扭捏,再用力拉扯,整个乳头被拉得升起,看到自己女性的性征──乳房,被糟质得不似奶型,丽仪被羞辱得丧失尊严:「呜……不要呀…很痛……不要拉扯…不要咬……我…我的乳头快破了……呜…不要糟质我的胸脯…不要打…不要虐待我的乳头……」看见娇小的乳头被凌虐得红红肿肿,羞耻地挺立,整双豪乳布满被掴的五指痕,郭雄的怒气才稍加竭止,暂时收手,不再虐打怀孕的丽仪。

「哼!不识抬举,自讨苦吃!」郭雄狠狠瞪着衣衫不整,长发凌乱,暴露双乳,跌坐地上的丽仪骂道。此刻丽仪无助地在地上颤抖,郭雄与丽仪相处了数月,已熟知丽仪的本性,知道丽仪纯如羔羊,入世未深,实在最容易欺负。看到丽仪诱人的巨乳暴露在空气之中,上下起伏地喘气、哭泣,郭雄便发出淫贱的笑声,脱下皮带,从内裤内把早已硬棒棒的阳巨掏出来,对准丽仪道:「哈…哈…不想给全国人看到你的裸照淫片便要听我说话,我不会待薄你的……」随即托起丽仪满脸泪痕的俏脸望向自己,看到郭雄竟然从裤中伸出粗壮丑陋的大阳具,丽仪整个人也吓得呆了,彷佛当天被干的惨剧现在又再要重演了……「不…不要…我已怀孕五个月…不…不可以…呜…呜…求…求你…放过我吧…」未等丽仪答应与否,被性欲冲昏理智的郭雄已按着丽仪的头部,夹开丽仪的小嘴,把整根早已勃起的大型号阳具深深插入丽仪的小嘴内,不断狠插!「呀…呀…唔…唔…呜…呜…不……呜…唔…唔…」小嘴被强行塞进阳具,郭雄浓密修长的阴毛全揩在丽仪绝色的脸上,半张脸都是郭雄发出嗅味的阴毛,丽仪只能无助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郭雄的阳具太大太硬了,把丽仪的小嘴挤得快破了,连空气也几乎呼吸不到,明明想把阳具吐出,反而变成现在不断吐弄,舌头不断刺激郭雄的情欲。虽然郭雄的阳具极度丑陋,又有难闻的气味,兴奋的精液亦慢慢从龟头内渗出,丽仪亦啜吮了不少,可是在这羞耻的时刻,女性的生理反应仍在折磨着丽仪的身心,在如此淫荡的气氛下,怀着孩子的子宫竟慢慢分泌兴奋的汁液,从丽仪的肉缝内壁流出阴道口,丽仪整条内裤底部已经被弄湿,两片阴唇不由自己主地收缩放松,看来丽仪的小穴已经淫水泛滥了。

郭雄按着丽仪的头部疯狂抽插,受到丽仪舌头的刺激,郭雄的阳具更见坚硬:「呀…呀…含得好…快啜我鸡巴后的青根,这里最敏感!对…还有屁眼,快用你的舌头钻进去…啊…啊…还有两粒大春子,你老公俊文没有的,你还不趁机含着它…呵…呵…呵…」丽仪替自己口交的同时,郭雄亦不忘羞辱俊文。

一听到郭雄的嘲弄,丽仪两行泪水忍不住地流下。「哈…哈…哭甚么?张开眼睛,看!你现在不又再为我口交吗?你知道吗?这五个多月来我奸了你多少次?除了新婚之夜代俊文帮你破处之外,往后至今日我不知干了你多少次,待会让我把精彩片段播给你欣赏吧!你知道吗?你每日在家中干甚么我也看得一清二楚,连你除小内裤撤尿我也看到呢!你沐浴时在镜头下已经自动向我露出肉缝了,我还看到你那粒小豆豆呢!你真淫荡啊!这样每天挑逗我,你说我怎能不狠操你呢!哈哈…」听到郭雄的淫声剖白,丽仪才知多月来已受到郭雄严密的监视,这段日子经常与这名干自己的干犯共处,还得到充份的信任,令丽仪不禁责怪自己为何这样愚蠢无知,被人欺骗、偷窥了也懵然不知!这次再被干实在是应该的,有谁叫自己这样愚昧无知呢!

啊哥轻点拔出去啊|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处女新娘(简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eiw/w1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