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感人美文 > 正文

乖让我舔会让你舒服的—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

06-20 感人美文

乖让我舔会让你舒服的—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密爱缱绻(限)

忒蜜儿敢说异性初次xingai和同性相比定是犹豫踌躇许多。那戒条啊、原则啊、禁忌啊,在性器的交合的前一刻内心是经历多少举步维艰、困难重重的变化性。和一个异性zuo+-ai,就等於把责任义务扛在身上;和一个同性zuo+ai,来到台湾这个法律不受保障的地方,只能遵照那小小的良心道德。

不过通常zuo+-ai的时候会弃之不顾,所以呢,忒蜜儿能理解异性市场羡幕同性市场xingai的自由性了。

乖让我舔会让你舒服的—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密爱缱绻(限)

此时,忒蜜儿正和一个初识女子缠绵缱绻。她忘情的在这名自称芷若的女子下方逗弄其si-chu。在滑嫩鹅毛甬勾搔搅动那精确细致的一点後,她贪婪的让手指轻抽出口,将指头上沾染从花核里所流泄的轻甜花蜜,带着诱惑迷蒙的眼眸,伸出嫣红魅舌灵巧的将晶亮液体舔拭乾净,并细闻那搔味,更加增添xingai的激情荷尔蒙。

忒蜜儿俯下头,继续tian吮那软柔柔的细毛下涨红的核心,它似乎正鼓噪的渴望舌尖灵转扭动那敏感的一点。芷若反应相当敏感热情,白皙嫩肤已染上一片樱色,眼看芷若就快被她逗弄到高氵朝时,一个不识相的女孩从门边出声阻扰…

「蜜儿姐,祖母找你…」她眉头深锁,语气含着怒意。

「待会儿,不急…」特蜜儿不以为意,甚至仍然在清纯女孩面前火辣上演春宫秀,似乎这样的行为她已经习以为常;反倒是芷若觉得相当不自在,扭扭捏捏起来。而忒蜜儿则仍快意的爱抚她丰腴shuangru,在一旁大胆直视的女孩神情越趋暗沉。

「啊…等等…蜜儿…有人…不要…」芷若扭摆身躯逃避忒蜜儿的恶意逗弄,她直觉这两人的交情不单纯,似乎此时的fangdang举止演出过於刻意,难道是演给那个女孩看的吗?

忒蜜儿指头冷不防的疾速的抽cha-ta的mixue,这突如其来的快感瞬间淹没她的情绪,「啊!不…啊…嗯…」从拔高的尖叫声转为jiaochuan嘤咛,那mixue内壁筋癴的刺激不断夹缩忒蜜儿细长的手指,噗兹的蜜水声夹带两人浓厚的chuanxi音浪一搭一唱的谱出yin-hui的交响曲。

乖让我舔会让你舒服的—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密爱缱绻(限)

「蜜儿姐,爱夫人交代的事情我已经执行,若你惹她不愉快,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女孩冷情的眼眸不屑一顾的别开,搁下话後便转头离去,彷佛对这一切毫无感觉。

「为什麽你…要这麽做…嗯..」芷若不禁好奇两人的关系,那挑动的手指控制她chiluo的情绪。

「嗯?」她正忘情伸出舌尖撩拨樱色蓓蕾。

「你和那女孩是什麽关系…」

「她是我堂妹…」

乖让我舔会让你舒服的—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密爱缱绻(限)

「我看你似乎很在意她,你一定在找机会吃掉她吧…」芷若大胆揣测这和她仅只是第一次zuo+-ai的对象心思,她在这方面的直觉相当准确。

「她只有十三岁…我看我应该先封住你的嘴才是…」话落之际,两人魅舌彼此交缠,狠狠吸附、tian吮,就像要榨乾彼此的水分似的缠斗。

所有的禁忌就从两人相会开始,一步步迈向死亡的陷阱与揭开家族病态面纱,在此之前请先享用这华丽又诡谲的盛餐吧。

2.

深夜,亮彩霓虹的「零下四度c」招牌高挂於一条错综交杂的小巷内,这是一间给特殊人士所狂欢的夜店,店址隐密,守备森严,还是标准极高的会员制。今晚店内依然吵杂喧嚣,这里专属於热衷於狂欢、堕落的高贵人士所流连忘返。彼此匿名的邂逅,贪婪的慰藉,在这短促又茫然的夜里进行被世人批评的「肮脏龌龊」的xingshi。

只有在这能够彻底解放平日被压抑的慾念,直到隔日在心照不宣的假意遗忘,因此在内行话里又称这为「暗巷」。

芷若注意一个外国女子已久,那女子约二十上下,绿发波浪,细眉绿眸,一块细薄的青色衣料几乎遮掩不住她丰满的雪胸。那姣好的身段搭配妩媚姿态,让许多男女趋之若鹜,而今晚她正是芷若精心布局的猎物…一个复仇的踏板。

站在芷若身边的是个黑发俊俏的女子,身型俢长,五官清秀分明,但内敛的眼眸不似同年女孩那样活泼有神。

她全心全意的注目只围绕在一个女子身上-芷若。

「芷若,你真的确定要这麽做,无论如何都必须如此?」她淡然开口,声调却仍透露欲阻止之意。

「如果不弄清楚这一切,我活着也没有意义,那个叫做忒蜜儿的女人,我调查她很久,她对女人似乎比男人有兴趣,我想如果我…可以的话,或许她是我复仇的踏板,俐薇你应该比别人都更能懂我的心情吧。」芷若语气坚决,她好不容易透过关系混入这里,怎可能轻易放弃。

「我会永远支持你的,只要你开口,生、死我都无所谓。」俐薇内心暗自叹息,这一踏步就无法恢复过往单纯了,但她愿意舍命相陪。

芷若深吸一口气,浅嚐几口龙蛇兰壮胆後,刻意表露妩媚风情往目标物走去,她知道怎样吸引忒蜜儿,她看得见她绿眸按捺不住的渴望、激情,甚至厌恶身边那些肤浅愚昧只想向她美颜疯狂朝圣的贪婪人群。她知道她要的是什麽,这样瞬间洞悉人性的功夫就是她最好的武器,让她可以轻易迎合、搭配每种不同类型的人。

忒蜜儿老远就注意一名如黑色绸缎般流泄在地的直发女子,一排平齐刘海遮掩住眉毛,她所散发的神秘气息犹如日本神社的巫女般有着慑服人心的能力。在这里居然可以见到像日本娃娃般的清纯女子,真是令人意外。

此时她正往自己走来,忒蜜儿轻挑眉毛,难道她也对她有兴趣?

「你好,想和我zuo+-ai吗?我只有一个条件,在你厌倦我之前,让我跟在你的身边。」芷若开门见山,不需闪躲,不需迂回,忒蜜儿要的就是大胆直接。

忒蜜儿睁大绿眸,好一个鲜奇女子,那卷俏的睫毛下暗藏一颗清澈的黑眸,那是她没有遇过的类型。

她摸向那白净滑嫩的脸庞,弯身轻落一个吻在她唇上。随後忒蜜儿注意到芷若背後远方的那名黑发女子眼神充满妒意後,她狡猾的一笑,很好!总算有一场游戏上演了,到底谁是谁的猎物…结局就可分晓。

「芷若…,为何你想跟在我身边?」忒蜜儿凝睇着正羞涩xishun她嫣红蓓蕾的芷若,那犹如不经人事的拙劣技巧反而增加刺激的快意,她对芷若的表现相当满意。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eiw/w1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