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感人美文 > 正文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幼

06-27 感人美文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幼幼 幼女

觉心跳加速,只有尽力压抑意欲跳出胸口的心脏,虚弱地微笑,礼貌性地拉开

“我可以邀请两位美丽的小姐上楼聊天吗?”蓝于诺风度翩翩,但不知何时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幼幼 幼女

移动到白芸而柳腰间的大手却紧紧扣住她,不容她有丝毫的拒绝。

“好啊!”王咪咪拚命点头。

她没发现好友正被蓝于诺半强迫地搂住,从她的角度看来,蓝于诺只是站在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幼幼 幼女

白芸而身后,神态镇定从容,跟他们以前站在一起时一样,感觉真是天生一对。

“我可以自己……”上去!

不想去注意蓝于诺的强势,白芸而强忍住不悦的心情,不愿意破坏这份不期

而遇的快乐。

“学姊,你还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带着淡淡的嘲讽,却没有任何表情,

蓝于诺的唇边绽着迷人的笑意,但大手并没有缩回去,他对佳人的行动还是充

满占有欲。

这个死痞子!他可以再恶劣一点没关系。“学弟也小差,还是这样没礼貌!”

保持脸部的优雅表情,但话语的杀伤力也是雷霆万钧。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幼幼 幼女

这个混蛋、王八蛋、该死的流氓,怎么没死在回忆里,反而跑出来破坏她对

他的深情印象?

“看来,学姊依旧对我深痛恶绝……”没被白芸而的寒气吓跑,蓝于诺闪亮

接招。

“看来,学弟是比以前聪明多了……”娇艳的红唇绽放如花般的笑靥,虽然

是挖苦。

“厚──你们连招呼语也与众不同呢!”没想到传闻中的情侣档竟这样打招

呼,王咪咪瞪大眼睛。

白芸而急忙澄清,“我就说我们的交情非比寻常,跟你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

蓝于诺截断白芸而的话,“就是太要好了,才会这样说话,学姊对我一向这

么恶毒,这才显得我们交情深厚。”

“蓝于诺──”白芸而气到柳眉倒竖。

“我一直在这里听候学姊差遣!”微笑应对,蓝于诺浑然天成的气势惊人,

魅力中掺杂领袖的威仪。不知分离的这几年里他受了什么教育?这样的状况令

白芸而忧喜参半。

“不是说要上楼?在这里叙旧感觉不太好呢!”感受背脊一阵阴狠的光芒,

王咪咪表示。

“好吧,就上楼。”白芸而挺直背脊,伸手拍掉蓝于诺的大手,踩着女王似

的步伐优雅前进。

反正看情况,那个混蛋绝对不会善罢干休,那她又何妨坐下来,看看他要耍

啥把戏?

“时间不早了,我家那口子应该在找我了,我们下次再聊吧!”王咪咪意犹

未尽地看着蓝于诺。

“欢迎,这是我的名片,想念老同学,就多来走走。”蓝于诺从口袋掏出名

片夹,递给王咪咪一张名片。

“知道了,辉煌拍卖会很有名的。”王咪咪笑嘻嘻地响应。

没想到男大十八变!蓝于诺的应酬话竟说得这样流畅,时间的流逝让他变成

成功的商人,根本找不出当年在贵族中学里干架、耍狠的叛逆痕迹。

“喔,那我也一起走……”没说几句话的白芸而看到蓝于诺送客的态势,也

马上表示她的意愿。

“学姊,你不行走。”蓝于诺拉住白芸而,脸上挂着暧昧的笑意。

“为什么?”

“就凭我们的老交情!分开十年却像陌生人一样一声不响,连普通人都受不

了,更何况我的性格这么念旧,怎可随随便便放你走?”大手牢牢压住桌面上

的小手。

肌肤的温度从他的手心传来,令她感觉一阵燥热。“你……”

“好啦,芸而,你就留下来吧!”王咪咪快速起身,再不走,老公肯定发火

了,“要不是已婚妇女没有自由可言,我还真想留下来跟你们说笑、喝个小酒,

聊一整晚都不回家,你就代替我享受王子殷勤的服务吧!”

话说完,也不管白芸而有何反应,就在她的脸颊上轻贴一下,低声嘱咐:

“有艳遇记得告诉我哟!福利可是我帮你争取的……”

“喂……”白芸而来不及说话,王咪咪已然翩然离去。

“咪咪学姊真是热心。”打破沉默,蓝于诺笑得颇有深意。

“她只是搞不清楚状况,跟热心、冷心没什么关系。”冷淡的声音企图浇熄

男人眼中的暧昧气息。

“啧,学姊何必急着撇清?我们可是老相好呢!”唇边依旧挂着玩世不恭的

微笑。

“你的老相好可以从街头排到街尾,何必对我念念不忘?”白芸而瞪着面前

厚脸皮的男人。

他的存在就像打不死的蟑螂般,她这才了解距离产生美感的真义。想必这趟

回美国后,她对他就再也不会心心念念,因为他恶劣的形象远比动人的情话更

令她印象深刻。

而她,只是思念脑海里塑造出来的深情影像罢了!

“你抛弃我,伤了我的心,我当然念念不忘。”笑嘻嘻地缠住白芸而,蓝于

诺锐利的双眸就像要把她生吞活剥般地瞪着她,但口里说出的话语却煽情到极

点。

“抛弃?我不懂你怎会这样想?出国念书是我早晚会做的事,我不认为我做

了对不起你的事。”顶多是走的时候没有告知,但她是所有的人都没说,也不

只他一个。所以,他毋需如此悬念!

“没想到学姊不但冷血,还不守信用,”强烈控诉佳人的行为,但脸部表情

却没任何波动,“唉,真伤我的心!”

这人连伤心也没有表情的吗?白芸而懒得理蓝于诺了,“那么,我可以回家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eiw/w2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