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肉肉多的文_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_在公车上被轮

06-13 心情随笔

肉肉多的文_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_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我的娇妻与爱女

心中的压力陡然消散,我如释重负;同时,刚才的意外,又给了我一种异样的刺激&;&;

我开始大开大合,如砸夯般地抽" >着身下的少妇。

肉肉多的文_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_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我的娇妻与爱女

姐姐也被我干得丢盔卸甲,满头秀发在枕头上散乱地飘洒,嘴里浪声呻唤:&1;勇,我的好弟弟,好男人,你要弄死我了,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快活过&;&;&r;

雨散云收之际,我俩都是满身大汗,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1;姐,咱俩的事,娘知道么&r;

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1;应该不知道吧&;&;反正我没跟娘说。不过这种事总是纸里包不住火,迟早娘会觉察到的。&r;

&1;那怎么办&r;

肉肉多的文_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_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我的娇妻与爱女

&1;其实,在咱们这儿,姐弟、兄妹相好的很常见,李粪兜儿家的小菊就跟她哥哥相好,结婚后也没断,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也没人说什么&;&;

你说,人家有老公的都不怕,姐姐一个人还怕什么

只要咱俩的事别传出去,就算娘知道了也没事。&r;

我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唉,走一步说一步吧。

早晨起床后,我跟母亲打了个照面,我发现她比我还不自然。

肉肉多的文_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_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我的娇妻与爱女

夜里的事情,谁也没有提起&;&;我感觉母亲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草草地吃了两口早饭,我便匆匆地告辞了。

姐姐把我送到院门口,拽了拽我的衣角,情意绵绵地说:&1;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姐姐,我在家等着你。&r;

我点点头,满腹心事地返回了县城。

晚上回到家,岳母神秘兮兮地拉着我的手,低声对我说:&1;小芳这个月没来例假,我今天带她去医院检查了一下,你猜怎么着她又怀上了,你又要当爸爸了&;&;&r;

然后看着我,促狭地说,&1;这次可保证是你的种了,你高兴不高兴&r;

&1;真的&r;

这个消息的确让我高兴,我向方芳看去,她也正看着我,冲我腼腆地一笑,低下了头。

想到方芳肚子里怀着我的骨血,我的生命将在世上因此而得到延续&;&;

我从心里感激我的妻子。

从此以后,我自觉自愿地在家里给予方芳贵宾级的待遇,对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家务活我几乎一力承担,只有做饭时岳母会自觉地去帮忙。

她们娘儿俩对我的表现很满意,说我现在真的是一个模范丈夫。

夜里的男欢女爱我的" >火就只对准了岳母,把岳母美得不行。

倒是方芳自己按捺不住,主动凑上来跟我搂搂抱抱、亲亲" >" >的,但也只能是过过干瘾,我绝对不会跟她放开了手脚大干,就让她眼睁睁看着我跟她妈在她身边热火朝天地大肆" >乐&;&;

我嘴上说是为了方芳肚里的胎儿,心里却说:馋死你

谁让你以前那样子对我&;&;

刘强结婚前给我的单位打来电话,盛情相邀我参加他的婚礼,我一下子想起了秀秀那" >鼓鼓的身材,不知道她穿上新娘装会是什么样子。

但回过头一想,我去参加,姐姐心里会不会不好受

没多久,姐姐的电话也打过来了,她已经知道了刘强结婚的事,同样也是问我那天会不会回来。

我看了看办公室里也没人,就问:&1;姐,你现在说话方便吗&r;

&1;我用的是塑料厂办公室的电话,现在屋里没人,有什么事你就说吧。&r;

我迟疑地问道:&1;刘强结婚,你心里难受吗&r;

电话那边停顿了好一会儿,姐姐才说:&1;要说一点儿也不难受,那是骗人。

不过,我还是希望刘强幸福。

可他找的这个秀秀我却是不喜欢,当时秀秀知道刘强结婚了还拼命地追他,人品就有问题;而且我还觉得这个秀秀有点儿太大方了,跟别的男职工打闹的时候也没个分寸&;&;

唉,这些话我又不能跟刘强说,好像我是在嫉妒人家似的,但愿秀秀是真心爱刘强,希望他俩婚后幸福吧。&r;

姐姐的口气里饱含着无奈和担心。

毕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姐姐对刘强的关心是真心诚意的。

我忽然有了一个主意,对姐姐说:&1;要不这样,到那天你跟咱娘来县城玩一天吧,咱娘可能还没在县城玩过呢。&r;

&1;好呀,我还没见过你媳妇呢&;&;不过我们当天就回去,不在县城住。&r;

姐姐很高兴。

挂了电话,我觉得自己很英明。

如果回老家,不参加刘强的婚礼就有些说不过去,可参加又会伤姐姐的心;而且姐姐在家也会触景生情,心里不舒服。

这样最好,让姐姐来县城,好好玩一天,她就不会太难受了。

到了那天,我提前跟单位请了假,去车站把母亲和姐姐接回了家。

方芳这次见到我的家人很热情,跟结婚那天对我母亲的态度判若两人,还跟我姐姐拉着手去一旁说些悄悄话。

我心里也很高兴&;&;看来,随着我在方家彻底翻身,也惠及了我的家人。

上午我带母亲和姐姐逛了逛公园,中午回家,林美玉已经做好了丰盛的午餐,热情地招呼我们吃饭。

饭桌上,林美玉和方芳不停地给我母亲和姐姐夹菜,听说她们当天就要回去,还不舍地挽留她们多住几天,说家里能住得下,让我母亲和姐姐住在岳母的屋里,岳母去我们房里挤挤,我去单身宿舍凑合几天就行了。

姐姐却执意要回去,林美玉便客气地对我母亲说到时候她去送送亲家。

我说不必了,我自己去送就可以了。

下午带母亲和姐姐去商场买了点衣服和日用品。

姐姐偷偷对我说,我的妻子不仅长得好看,还很会说话,把她这个大姑子哄得很开心。

我不知道姐姐是不是言不由衷,毕竟她俩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情敌。

我问姐姐,她俩初次见面说的什么悄悄话

姐姐一笑,说就是女人之间的话题,没什么。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ood/1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