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嗯不要不要吸那里总裁总裁——宝贝儿再忍忍一

06-18 心情随笔

嗯不要不要吸那里总裁总裁——宝贝儿再忍忍一会就好——春宵(一女N男)

邵其玉?邵氏二小姐?原来是她。姜颂没跟她好之前的女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死灰都能复燃。

嗯不要不要吸那里总裁总裁——宝贝儿再忍忍一会就好——春宵(一女N男)

“不去了。”

这个马经理倒是个人精,知道以前自家小姐和姜小公子有过什麽,也不再劝。跟顾泠打过招呼,便领着人回去了。

“阿勉,背我。”顾泠眼睛狡黠的光一闪而过,扯着宫勉的衣角,硬是要求他背自己进去。

宫勉无奈,蹲下身,却半天不见背上有重量增加。他好奇地转过头看她,就看到一张笑意恬淡的脸在眼前放大。她在他脸上啵了一口,跳着跑开。他们两人像童年时的小孩那样,活泼地在回廊里跑着,宫勉从追上去,从後面紧紧搂住她的腰,下巴放在她的肩头,留恋的吻在她的耳後,她最最敏感的地方。顾泠软软的靠在他怀里,移着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夜虫啾啾,时不时地发出声响。他在她耳边轻声呢喃着什麽,逗得她含眉浅笑。

嗯不要不要吸那里总裁总裁——宝贝儿再忍忍一会就好——春宵(一女N男)

姜颂看到的景象就是这样的,他心神不稳,刚刚偶然听见马经理说她过来这里,急急忙忙地赶来见她。自嘲的笑一笑,他这又是何必呢?何必巴巴地跑来,完全不给邵其玉面子。他是来看她与别的男人耳鬓厮摩的吗?尽管两年前就知道有宫勉这个人的存在,但是亲眼目睹了还真叫人心里难受的很。

“打扰到两位了。”

顾泠听到他的声音一惊,却故作镇定的仍在宫勉的怀里的不出来。探出脑袋看向姜颂。宫勉眉头一皱,也转身看向来人。

姜颂走到顾泠眼前,和她面对面,桃花眼一勾:“那晚回去的时候吃药了吗?耽误了你的大事我可负不起责任。”

笑嘻嘻的,无赖极了。不是那张脸太靓,她简直要忍不住地冲上去狂咬一气,再用指甲刮他个稀巴烂。

“不劳您惦记。倒是姜少爷可不要再被人下药,来个身不由己咯。”她调皮地眨了下一只眼睛,反唇相讥,又看向姜颂身後的某处,忽然压低声音靠近他说,“邵美人可是会伤心的。”

嗯不要不要吸那里总裁总裁——宝贝儿再忍忍一会就好——春宵(一女N男)

“颂……”邵其玉弱柳扶风一般,可比黛玉娇柔,可比西子妩媚。反正就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直直的发,纯白的衣,一双眼睛要滴出水,精致的五官楚楚动人,怎麽看怎麽清纯。瞧那双白嫩的小手软的跟水蛇似的,滑滑的缠上了姜颂垂在身侧的手。声音甜美细小可人,只在看着顾泠时眼神冰凉含恨,“顾泠,你也在。这位是……”

“空尼七哇,哇大西……”宫勉叽里呱啦说出一堆日语,弄得邵其玉很是尴尬。

不过,姜颂那厮但是和宫勉对上了。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不知道在说什麽,说到後头宫勉竟然有些想向姜颂动手的倾向了。吓得顾泠拉着他闪人,只余下那句“春宵一刻值千金,祝你们两位有个愉快的夜晚”回荡在人烟稀少的回廊之间。

姜颂甩来邵其玉的手,一个人往回走。邵其玉赶紧追上去,从他臂後牢牢地抓住他的腰:“颂,你看到了,那个女人她根本就不爱你!我这样激她她都不吃醋,她不在乎你!她身边有那麽多男人,你算什麽?我那麽爱你,只有过你一个男人,她那麽脏……”

“啪”的一声,邵其玉脸上印上了五指印。“你没有资格说她!我爱她尚且和她没有关系,与你又有什麽关系?”最美好的唇,吐出最丑恶的语言。就像黑暗中藏匿起来的毒蛇,猛地出击,给敌人致命的伤害。

“颂……”邵其玉依旧不死心的抓着他的手,仿佛就能抓住自己的幸福一样,“你可以不爱我,但是姜氏需要我,我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慰籍。”说完,拉着姜颂的手抚上自己的xiōng。

姜颂抬手抹掉她的两行热泪,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最後深深望了一眼幽远的长廊,把邵其玉拦腰抱起,大步快速的走回房间。

作家的话: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 嘿!往前走!

☆、第二十章 夜半私语时(上)

“嗯……啊……颂……啊……”姜颂猛力地从後面贯 穿着邵其玉的身体,将自己对泠儿的欲 望毫不掩饰的用在另一个女人身上。火热的巨龙充满了邵其玉的整个花 径,让她的空虚得到了满足,“颂……我那麽爱你……哦……”

姜颂将她翻过身,面无表情地继续在她体内冲 刺。她凑过唇去吻他的唇,却被他偏头躲过。

是谁说,不爱,就别亲吻?

“颂,快一点……嗯……”邵其玉全身缠在姜颂身上,紧密的不留一丝缝隙,“快一点,重一点!我要你,颂……唔……”

女人一生中最悲哀的是什麽?是被人当作泄欲的工具?不不不,怎麽止!最悲哀的莫过於在你身上和你亲昵相连,与你做 爱的那个男人,心里脑里满满都是另一个女人,全部都是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的回忆。

可悲吧?真可悲!

姜颂想,初见泠儿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紧紧的跟在陆然身後,然後陆然回过头盯着犯错的她很久,把她圈进怀里细细啃咬一番。那时候他明明被泠儿眼里的星辰所诱惑,却因为是陆然的好朋友而沈沈压抑着心里波涛汹涌的感情。再答应邵其玉的追求,逼迫自己忘掉不该记住的人。

直到那一天,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他日思夜想的人也是这样泪眼朦胧的站在自己面前,问他,姜颂,我被抛弃了,你愿意收留我吗?

怎麽会不愿意?!他心内狂喜,简直认为这是上天送给他人生中最好的礼物了!

那年,陆然离开她,独自去了日本。又两年,她也离开自己,独自去了日本。多麽滑稽的生命轮回,她总是追随着陆然的脚步,而自己,却不断追随着她的脚步。活该她说他没资格管,谁叫他抢了好朋友的女朋友呢?他活该孤独一生。

“啊……啊……嗯……”他身下的女人因情 爱而面容扭曲,说不出的欢愉,他一时有股难言的滋味涌上喉头,苦苦的。“颂……用力要我……快……嗯啊……”

他抬高她的腿,粗鲁地在她体内冲撞着,没有任何花样和技巧,无关爱恨情仇,只是单纯的发泄,只是单纯的运动。姜颂最後一次猛 击,退出邵其玉体外,将白色浓稠的液体尽数撒在了榻榻米上。

邵其玉依旧迷离着眼睛看他,咬着红润的下嘴唇,似乎还是不满足:“颂……”

“我去买药。”姜颂整理好自己,冷漠冰凉的他又回来了。虽然没有射 在里面,但还是不能大意失荆州。

邵其玉委屈得又流下眼泪:“我们迟早是要结婚的,早点要个孩子不好吗?”

依旧冰冷的话从男人嘴里说出:“我不喜欢孩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ood/1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