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老公好深别磨了酸死了好涨

06-18 心情随笔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老公好深别磨了酸死了好涨,恶魔独占

呼……她长长地舒口气,将被打落在地上的眼镜重新戴上,再拾起一旁早已没有纸型的报名表──纵使那曾经是一张白纸。

恍惚间,她从头到脚全都置身於冰冷的世界里。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老公好深别磨了酸死了好涨,恶魔独占

突然,东方媛全身被一Y影笼罩,她不禁抬头看看是谁挡住了对她来说本就稀少的阳光。

“嘿!”对方朝她温和地做了个招财猫的姿势。那是一个戴著猫咪耳朵的中短发女生,女生的皮肤很白,脸颊上淡淡的雀斑平添了几分可爱。

“……你是……”东方媛一脸茫然地望著挡住她阳光的人。

救下东方媛的女生名叫白草,是高一(6)班的学生。本来是要去球场看王子打球的,却无意间发现东方媛被欺负,於是就自导自演了教导主任准备找东方媛的那一幕。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老公好深别磨了酸死了好涨,恶魔独占

因最近只有东方媛转入学,所以东方媛的姓名模样等都是全体高一生的关注焦点。

不是美女的东方媛让众多男生失望,众多女生鼓掌。

在如此八卦的学校里,白草自然就认得出被欺负的人是东方媛了。

“如果她们发现是假的,那就连累你了。”东方媛担心道。

白草却笑道:“无事,无事啦~她们欺负人都是秘密欺负的,心虚得要命。所以吓一吓她们,她们是绝对不会怀疑的。”

看到白草非常元气的模样,东方媛这两天的愁云好歹消散了些,她总算碰到一名正常人了。

在白草的陪伴下,东方媛安全地回到了教室。在教室口,她和白草约好放学後一同离校,那样会有效地避免那些女生的攻击。等注视白草走进到自己的教室,东方媛才回到教室自己的座位上。瞥了一眼让她倒霉的罪魁祸首──美蕾,正悠哉游哉地在座位上塞著两耳听著歌。

……美蕾同学过得真的很滋润。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老公好深别磨了酸死了好涨,恶魔独占

一想到自己扑倒王子那件事,明明就是美蕾干出来的,怎麽最後那群女生要将P火集中在自己身上,而美蕾事後却是健健康康地活著!那个拍照片的人,怎麽拍的……难道被美蕾的异次元气场和谐了?!

不同人不同命啊!

[小心她。你和她走太近了。]

就在东方媛感叹自己的倒霉时,戴著耳机的美蕾居然将自己的手机再次摆到她的面前。

手机屏幕上这含有深刻含义的句子,著实让东方媛莫名其妙了一把。

“……你说的不会是白草吧?”

[陪你回教室的人。]美蕾回到。

看样子美蕾先前听音乐,实际上自己的一举一动,她都注意到了呢。

但这种感觉好像美蕾在干涉自己交新朋友,而救了自己一命的新朋友明显比美蕾正常好多。

是相信美蕾还是相信白草呢?

东方媛回想起白草亲切的笑容,再对比此时美蕾对她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便义无反顾地选择亲切的那位。

事後几天内,种种迹象表明东方媛的选择是正确的。在白草的陪同下,她总算及时安全地交上了自己的报名表,白草意外地在某角落发现了她不知什麽时候掉落的蔷薇徽章,在白草的陪同下,那些想要欺负自己的女生只能躲在暗处独自怨恨,在白草的陪同下,鬼屋的企划也总算有了眉目。尽管美蕾也在她身边晃来晃去,过分的举动也仅止於检查鬼屋进度而已,其他没有再做过问。

“东方媛~”下午在学校花园里进行鬼屋企划时,白草对正埋头思考如何减少鬼屋经费的东方媛说道,“你最近一定很累,放学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放松吧~”

东方媛将被一堆阿拉伯数字摧残得快要滑落的眼镜顶回鼻梁的正确位置,她现在脑袋晕乎乎的,正需要解放,於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那就说定了。”白草非常开心,做出了一个招财猫的动作。

“嗯。”东方媛抽出一只手也做了一个招财猫的招财动作。

美蕾戴著耳机嘴里哼著曲子,手里也不闲著打著手机游戏,从一旁悠悠地路过。

东方媛立刻满头黑线,真是到哪里都能有美蕾的踪影呢。放学後的放松,说不定美蕾会出现在自己的身後,一想到这个东方媛也差点被自己超强的想象吓到。

“HEAVEN?”抬头仰望这超大的金字招牌,东方媛突然有种想要撤离的感觉。放学後,白草领著自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面对这一家顶著超级华丽招牌的店,东方媛第一想到的是自己快要干涸的钱包。只要想一想自己干涸的钱包,她的脚步就越发的沈重。

Oh,No!不会白草也是一个超级有钱的小姐吧?

好像是心有灵犀,白草拿出了一张金色的会员卡,眼睛弯弯地笑道:“我是这里的金卡会员,今天我请你哦~”说罢,她便一把拉起东方媛的手,带著她钻进了这家豪华的店。

这是一家──舞厅!东方媛再次被SHOCK到,她一进去才发现此店的实质,她想退缩。

震耳欲聋的音乐,舞池里纠缠在一起的人们,眼花缭乱的糜烂灯光,实实在在不适合立志做个好学生的自己啊!

可是白草却紧紧抓住她的手不放开,反而将她按在一张空著的座位上,笑眯眯道:“放轻松啦!这里只对会员开放的。人品有保证。”

她再看了一眼,周围有许多穿著其他校服的学生们。与其说这里像舞厅,还不如说像一个是学生自我放纵的秘密集中地。

她一眼看到不远处已经有一对光明正大地做起过激的行动了──一个男生一边和女孩热吻,一边大胆地将手伸进了一个女孩的裙子里,她就像触电般随即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脸微微地有点发烫。

如果那就是白草嘴里的放松,未免太过放松了吧。

“喝一杯果汁吧。”白草从侍者的托盘里拿下一杯果汁,递到她的面前。

果汁混合了三种水果,冰冰凉凉,有效地降下东方媛脸上的温度。

“好点了吗?”白草很是担心地问道。

东方媛点点头,白草便放心地说:“媛,我朋友来了,我去接一下他们哦~”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ood/1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