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yd受自我调教骑木马-悸风之

06-20 心情随笔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yd受自我调教骑木马|悸风之夏

「你……」电话中的女人气结,随即冷静下来,沉着气问道:「为什麽回来?不是让你待在美国吗?我听说教授早就替你准备好实习公司,你怎麽可以婉拒?」

「我怎麽不能?」他冷笑。如果连这种事都无法自己做决定,他还能做什麽?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yd受自我调教骑木马|悸风之夏

韩尚垂眼,注意力压根不在电话上。他看着便利贴上娟秀工整的字迹,但似乎还是改不了孩子气的写法,让他不自觉得想起一些事丶一些画面,但他没允许自己沈浸太久。

「新邻居你好,我是你对面的住户。^___< 这个社区是要轮流检查垃圾分类,我们两间住户刚好是同组,房东阿姨要我转达你,但因为我一直等不到你回来,所以才写了纸条给你。以下是我的联络方式,麻烦你有空的时候联系我,我们讨论一下怎麽分配,谢谢!:)」

韩尚看完後烦躁的揉掉,不悦道:「严正晏找这什麽房子……」

「喂?韩尚,我在说话你有没有在听?」

「没有。」他老实的答,「我不觉得回来是个不好的选择,我知道我在做什麽。」

「你知道?那你就更不该回来,妈妈都替你安排好了,你……」

他毫不留情的打断,语气是平淡得慑人。「是啊,这几年多亏了妳的安排,我受益良多。」

包括如何摧毁一个完整的人,他可是亲身体验。

「妈这麽做也是为你好。相信我,不会让你吃苦头的,跟着我为你铺好的路,一切都会变得简单,你可以轻易得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yd受自我调教骑木马|悸风之夏

韩尚勾起冰凉至极的嘴角,「任何我想要的东西?」

「你这是不相信妈妈的能力吗?」

「不,我相信。」韩尚点着头,嘴角却讽刺的扬起,「所以我现在才会变成这样不是吗?不都...

「喂喂!这一大清早的又是要去哪?」熬了一整夜的吕芝沛,一走出房门就看见若以昕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模样。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yd受自我调教骑木马|悸风之夏

「企划书还没弄好,已经迟了一天,今天一定要赶出来。」

「妳昨天因为过劳而晕倒耶!」吕芝沛完全不知道她的脑袋在装什麽,「这不是组员作业吗?让他们做就行了。」她挡在门前。

「他们做了。」若以昕穿上鞋。

「做了?鬼才相信!」吕芝沛继续挡住她的去路,嚷道,「明明妳是他们之中最小的,根本没什麽经验,他们知道方法,却都将事情丢给妳做,不觉得不合理吗?」

若以昕叹气,「就像妳说的,我是最小的。」被使唤也是理所当然。

「妳就是这滥好人的脾气,所以才老是被人欺压。」吕芝沛语重心长的说道,「累了自己,成全别人,对妳来说就这麽值得?」

她顿了顿,惆怅一笑,「我只是想要自己再厉害一点,能够追上他一点。」每次只要完成一件在别人眼中被认为是极具困难的事,她就觉得自己又更靠近他了。

「追上谁?」吕芝沛察觉机不可失,立刻焦急的问,「妳到底有多少事没跟我说?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若以昕笑笑的摇头,立刻装可怜道:「妳就让我去吧,这也是关系到我的成绩啊。拜托——」

吕芝沛撇头双手环胸,绝不买单,但耳里听着若以昕出可怜兮兮的呜耶声,又不自觉心软,随後她清了清喉咙:「咳!我告诉妳,今天不准在学校待过三点,我知道妳今天没课,三点没看到妳出现在家,我就去学校逮人,而且我绝对会当妳的面臭骂那群学长姊。」

吕芝沛说了几句威吓的话,确保若以昕真的听进去後才放她出门。

若以昕打开玄关大门,特别留意了下对面住户的大门,现便利贴已经被撕下,馀光却瞥见一团粉色纸团落在鞋柜上。打开一看,果然是她写的。

「这个人怎麽这样啊……」若以昕将纸团放进包包内,「是不打算帮忙的意思吗?」

她本来想敲门找对面住户谈一谈,但碍於快没时间,索性还是先去学校。

到了实习处室时,毫不意外的没有任何人。

她拉开椅子,打开笔电继续昨天没完成的部份,转眼间中午就到了,还是梁书葶打电话来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她才意识到今天已经过了一半。

若以昕将进度告一段落後便去餐厅吃饭。梁书葶未等她坐下,她忽然正色道:「妳知道他丶韩尚,前几天来过学校吗?」

她的心思本来还放在待会企划书要怎麽做总结,听到此人名,脑袋瞬间空了白。

现自己的迟疑太过明显,她立即若无其事的搅动杯中的咖啡,试图让自己看起来自然。

「是喔,我不知道。」

「他为什麽突然回来?……明明四年来音讯全无,我以为他会定居在美国。」梁书葶咂嘴一声,回过头看向若以昕,「妳怕不怕遇到他啊?毕竟当初分得那麽不愉快……」

若以昕一愣,垂下眸,淡淡一笑:「不会,他不会来找我,所以不会有这个问题。」

当初,她可是把他所有的希望都打碎……将始终处於高处的他狠狠的推入谷底,亲手撕裂他赋予她的真心。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ood/1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