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_嗯啊好紧啊插到花老师-我的

06-20 心情随笔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_嗯啊好紧啊插到花老师-我的舅妈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_嗯啊好紧啊插到花老师-我的舅妈

表舅妈颤抖的手指在我光滑的皮肤上面滑过。我白皙有点儿肥胖的身,开始变得好烫,并感到一阵头晕。紧绷的内裤更让我感到我的下身更加灼热起来…「来,阿庆,来躺在舅妈的床上…」表舅妈柔声说 。我乖乖地睡躺在表舅妈那芳香的床上。她开始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收入了眼底,并以滑嫩的指尖轻巧的揉抚 我细小的rǔ头及特有的rǔ晕上那突起的小点点。「移过来一点…来!」表舅妈一边吩咐 、一边躺在我身旁。我略微抬了一下臀部,表舅妈就帮我将小内裤裤也给脱了!少男的私处就完全地暴露在她的眼前,那小硬根虽然还不是很大,可是已经隆得直挺起 …表舅妈察看了那听诊器一眼,便将它戴上,然後在我岔开的大腿中间上下不停的按听 。那冷冷的听筒,刺激得我的小弟弟颤抖 。「来,阿庆…你也来帮舅妈检查看看!」说 便把听诊器递给了我,然後迅速地把自己的宽松衣服的钮扣给解开,原来表舅妈浴後换上衣服是不穿戴xiōng罩的。脱下那身宽松衣服後,她身上仅有的,就只是一条又小又细的半透明内裤!我紧张的以颤动的手,重重地将听诊器推按在表舅妈的巨大rǔ奶上。哇!想不到已经是叁十五岁女人,xiōng脯居然还如此的劲弹,比二十年华的姐姐们还要更加的坚挺。从听诊器上,表舅妈厉害的心跳声告诉了我她有多麽的兴奋! 「阿庆…快,把…听诊器…拿下,直接…用你的耳朵…放在这儿…听听看吧…」表舅妈深喘 气抖擞说 ,然而缓缓地瘫躺在我面前。当我的脸颊碰到表舅妈那硬硬的rǔ头时,她发了狂似的硬把我的上半身紧搂抱在怀里。我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绵羊似,惹人怜爱,尤其是表舅妈,更是使劲的把自己丰满的rǔ房,贴 我的脸颊。我开始有所感觉,虽然我并没有开口告诉她…我觉得表舅妈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当然我也没反抗,并尽情的享受这一切。「不,不能…他可是我亲表侄儿啊…」表舅妈突然轻喊出这个念头,她开始害怕自己的作为。可是内心却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整整十多年来的性压抑终於爆发了!表舅妈把左手撑在床单上,人倾斜着,把右手伸到我的腿间,掌心在那团硬挺的小肉 上揉动起来…我的身 猛然抖动了一下! 我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在表舅妈手里发涨了更多,而且在不断变大…「舒服吗?…你自己…弄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吗?」表舅妈在我耳边轻声地问道。」「……」我没有回答,呼吸更加的急促起来,头脑里都爽得快晕死过去了,那还能说话呢!「来,自己摇一摇,做给舅妈看看…」表舅妈忽然有 一股非常强异的欲望,竟然要我这少男在自己的面前自慰。我迟疑了一下,羞红 脸,虽然觉得很不自在,却也一边轻轻揉着小宝贝,一边把自己灼热的气息直喷到表舅妈的美艳脸蛋上。我微微闭着眼睛,右手掌紧握 自己yīnjīng,前前後後的抽送 。左手时不时地抚摩 从包皮中显露出来的粉红色guī头。起先是慢慢地、慢慢地,然後越来越快、越来越使力…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_嗯啊好紧啊插到花老师-我的舅妈

第四话

表舅妈这时耐不住了,半跪倒在我的双腿之间。她的湿润嘴唇立刻套上在眼前那根又圆挺、又玉润的笔直耸立yīnjīng!我恍惚地呆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完全忘记了道德和伦理。我的yīnjīng没有像大人一般的黑粗,淡淡的颜色,那时也还没有长出yīn毛。粉红色的guī头,随着表舅妈的吸啜套弄,时不时地从包皮里露出头来,忽而又躲进里面!小男孩的下身,表舅妈也不是没见过,而这一次竟使她完全沉浸在欲望的旋涡里面。只因为…只因为…这一根是为她所勃起的!表舅妈明显感到自己的yīn核也发热勃起了,被嵌入的内裤随湿润的yín水来回摩擦着,一阵酸麻透过了她的全身。表舅妈继续的情不自禁地猛含吸住那条令她砰然心动的东西。我则开始感觉到不知是痛楚、还是快感,想推开她的头,却又时不时的握拉表舅妈的头发,把她的嘴推向自己的yīnjīng。「啊!舅妈…不,不要…不要啊…舅妈!」我口中这麽说,屁股却不停的往前推动。表舅妈则更亲近我的yīnjīng,她用力低头继续地舔啜 ,好像是在吃 冰棒一样。只是她的嘴唇碰到了几下那guī头已缩回的包皮,则又用舌尖拨弄了几下,令guī头又冒出头来看个究竟…表舅妈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她一边用力张嘴猛吸着我的yīnjīng、一边含糊不清地对我说:「阿庆,你舒服吗?是不是好舒服啊!…舅妈会让你更舒服的!…不要怕…舅妈最喜欢你了!」「不要…不要…」我的guī头被她吸得发痛,包皮都快裂开了。我似乎要哭了出来,可是抵抗的力气又好像消失 ,一点力气也没有!「阿庆…好宝贝…乖侄儿,别哭啊!你…想不想看女人的洞洞啊?要舅妈弄给你看一看吗?」表舅妈安慰 我说着,一面伸出一只手把那早已湿透的内裤从身上给扒了下来,跳到床上,把那两条大腿张拨得开开的,把yīn部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表舅妈一把拉了我过去,用一只手又继续揉搓我的yīnjīng,另一只手则伸到自己腿间,用手指分开yīn唇,挺起下身把yīn部推得高高的,对 我的脸说:「来,阿庆乖乖…快来…舔一舔…舅妈的甜甜mī穴,好好吃的啊!」我还没把头全低落 ,表舅妈就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蚌肉贴在我的小嘴上!愕…怎麽有一股酸霉的腥味啊?我用小舌尖在那儿游动了几下,再重重的吸了那里边流出的秽水…「舅妈骗人!都不好吃的,臭臭的,那味道好怪啊!」我嘟 小嘴诉说 。可是这句话反而更加激起表舅妈勃发的性欲,身 的抖动越来越剧烈!她将yīn部更贴在我的嘴上,上下挪动着身子,yīn毛在我半闭的眼睛上搔痒着,yīn核时不时的贴碰在他的鼻子上。「来嘛!听话啊,阿庆!乖乖的,如果你好好的舔吸 舅妈的小洞,那明天我就买最新的电动游戏机给你玩。」说 、那微张的yīn唇就完全的贴靠住了我的嘴巴。这个突来的动作几乎让我窒息。我反视性的扭动起来,张嘴想呼吸,却正好配合了表舅妈的企图。「啊…啊啊啊…啊啊…」表舅妈忍不住呻吟起来,她的手加紧在我的yīnjīng上揉弄 !我亦乖乖地卖力舔吸 表舅妈的蚌肉,为的是那台电动游戏机!我舔 、吸 、啜 ,就如一只听话的小狗般!表舅妈的洞穴里流出了更多的液汁。起先认为臭腥味的秽液,如今愈吃愈觉得可口香味,反而为它着迷,越舔越起劲,甚至还用手指拼命的挖掘 表舅妈的嫩湿洞穴,把它剥得开开的,连内yīn道都显露眼前…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ood/2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