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三夫一起上 那夜壮汉身下我魂灵上天飘飘欲仙—

06-27 心情随笔

三夫一起上 那夜壮汉身下我魂灵上天飘飘欲仙——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论红楼的倒掉

林靖勾着个头,只是不说话,只听那白姨娘继续说道:“咳,大哥儿可别嫌我说话不中听,要是你亲生娘亲还在,看你现在这样,还不得心疼死?”

对一个没娘疼的孩子说娘,向来是最能忽悠住那孩子的,也是最残忍的。林靖眼神暗了暗,只是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白姨娘估计也不想在此多留,继续说了几句知疼知热的话,又塞了包点心给林靖,接着说以后会常来照看林靖的,才扶着身后的丫环,走了。

三夫一起上 那夜壮汉身下我魂灵上天飘飘欲仙——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论红楼的倒掉

林靖这会儿再没有继续的心情了,让碧草收拾好东西,她自己拿着那包点心,回屋去了。

这个白姨娘,还真是拎不清,难道还看不清楚林如海是怎么对贾敏的,又是怎么对待自己的?还真以为挑了贾敏的刺,林如海就会对贾敏有看法?还大哥儿呢,就算煽忽起自己,也架不住林海压根儿不认儿子啊!

自己可要撇清些才好。

等回了屋,林靖就往冯婆子身边粘,“给,奶娘,吃点心。”

三夫一起上 那夜壮汉身下我魂灵上天飘飘欲仙——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论红楼的倒掉

点心包打开了,这味儿,闻起来就不错,看着不是便宜货,可比靖歌儿那份例好上不止一个档次。

冯婆子脸上的肉抖了抖,“这是哪儿来的。”

林靖正等着呢,结结巴巴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遍,当然,少不了语伦次,颠三倒四。冯婆子沉着个脸,打发人打了水,亲自把林靖拾掇干净,赶上床睡,才和诗影出了里间。

三夫一起上 那夜壮汉身下我魂灵上天飘飘欲仙——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论红楼的倒掉

林靖闭着眼,就听见在外间,冯婆子让人把碧草找来盘问了一回。然后,一个留在这儿差人去把跟着林靖的人找来,一个又揣着那包点心,去太太那儿了。

林靖叹了口气,这样一来,估计这段日子自己的苦功要白费了。

林靖哪里是喜欢玩泥巴,喜欢抓虫子啊?她的目的,非是借着玩闹,遮人耳目,作些小动作。

古人蒙学挺早的,上一世看书,发现许多书香门第的弟子,大多三四岁就开始认字了,哪怕红楼中,黛玉六岁进京之前,已经请了贾雨村为西席,可现在自己这个身子,已经七岁了,可别说读书认字了,连个正经礼数都没人教。

虽说,现代人,对这些古文字,连猜带蒙能认个七八成,可要是让写出来,准保大多都缺胳膊少腿的。林靖就知道,自己除了少数几个字外,大多都是写不全的,而且因为习惯性思维,这个毛病,要花大力气整治的。还有那个毛笔字,肯定是鬼画符了。

林靖对自己的将来,已经作好了谋划了,可按着那计划表,自己实在没有多少时间可浪费的。皇历虽然简单,可字也不少,又不引人注意。每次林靖只是死命记住几个字,平时得空就在脑中描摹,争取让这些字,成为自己对文字的本能反应,而后又借着玩泥巴,比划一下书写,虽然和真正的书写不一样,可是,廖胜于啊。

现在,林靖听着隐约从屋外传来的求饶声,肚中长长地叹了口气。

至于白姨娘那儿,林靖相信,自己那番动作,已经把她给糊弄过去了,况且白姨娘那会儿有她自己的注重点,万想不到自己实是在仔细看着那皇历的。

自己只要不被牵连到就好。

林靖提心吊胆的过了两天,只是倒也没有什么不同,除了那个碧草,这两天也没看见。林靖心里疑惑着,却又不能去询问,按着她一贯的表现,靖哥儿是万没那个胆子的。

碧草不出现,林靖一个人也没有去捉虫子,被人盯得紧紧的,也不能借玩泥巴在地上划字了,所以在外人看起来,林靖没了个小丫头的陪伴,就怏怏的了。

等过了十几日后,碧草回来了,还一下子被提拔成了三等丫环了。这在许多人眼里看来,就有了几分沉思,太太现在,对靖哥儿还真没话说,在加上府里这些日子里的变化,有些人就转悠开了心思。

府里有什么变化,林靖并不知晓,她现在可不敢乱说乱动,自然也从了解这些那些。只是等碧草回来成了三等丫环,林靖心里还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只是面上却笑了。

碧草脸色蜡黄,看着身子不怎么好,只是成了三等丫环的喜讯,还是让她格外精神。

碧草进来就对林靖行了个礼,然后笑嘻嘻地说道:“奴婢给靖哥儿请安。没想到还能见着靖哥儿,我娘说,真是借了靖哥儿的福气,承了靖哥儿的恩情了,要奴婢好好服侍靖哥儿。”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mood/2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