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口述 > 正文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受不了了好硬好大公公

06-12 情感口述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受不了了好硬好大公公,忽而今夏

侵犯我的隐私,就这样被轻描淡写你们又怎么知道,这个男生不是我一辈的选择呢何洛又气愤又羞涩,这句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何妈以为女儿在沉思,又絮絮地开导“你们这个年龄就是比较浪漫,可能因为某个男孩长得好些,打了一场球,唱了一首歌,就对他印象非常不错,根本就不考虑以后的事情。都是些孩,谁了解谁啊,有几个最后能在一起的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最重要。你就说当初我在工厂的时候”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受不了了好硬好大公公,忽而今夏

何洛知道母亲又要不厌其烦地忆苦思甜了,她强硬地打断“当初有很多追求者,但看起来就是没有发展前景的,对吧所以你等来等去,最后别人介绍了我爸。你到底喜欢他这个人,还是喜欢他那张大学凭”

这一瞬,一家三口脸上都青青白白尴尬起来。

何妈甩手走开“我是说不服你了。”

何爸说“快,向你妈妈道歉。”

“我有什么错”何洛脖一梗,微扬着头,眼泪才没有流下来。

本想甜言蜜语,抱着爹妈的脖撒撒娇,趁他们心软的时候咬咬耳朵;没想到却牵扯出日记的话题,还坐实了早恋的罪名。何洛无比沮丧。

“这下完了。恐怕爸妈要动用武力镇压,拿枪顶着我上飞机去了。”她想。

“我要去美国了。”何洛对章远说。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受不了了好硬好大公公,忽而今夏

“好啊路过芝加哥么记得带乔丹的纪念品给我。”他笑,“这个暑假和你舅舅一起”

居然还有心情说笑,你。

“不,明年。”何洛低头,“去读大学。”

“哦。”

“威尔斯利学院,就是冰心和宋氏三姐妹的母校。”何洛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跳过父母偷窥日记,知晓两人恋情的细节。家丑不可外扬。

章远还笑“你爸爸不是打算把你培养成国母吧那我的压力也太大了。”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受不了了好硬好大公公,忽而今夏

何洛白他一眼,心想,我爸妈根本就不想咱们在一起。

“四年,如果我去的话,至少要在美国呆四年。”她说,“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章远专注地盯着她的双眼,“要不,我们私奔吧”

“别开玩笑了我认真的”何洛气得去掐他。

“那,你自己怎么想”章远收起笑容,“你自己的事情,要由你自己决定。”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走然后什么轻音重音的小姑娘都围上来”继续掐他的胳膊。

“咝你还真使劲儿。”章远倒抽一口凉气,“我也很矛盾啊,你明白吧。老实说,如果没有我,你会不会去。”

何洛想了想,诚实地点点头。

“会很开心地去非常盼望着去”

又点点头。

“这根本就是你的梦想吧。”章远说。

“不,因为太美好了,我想都没敢想过。”何洛说,“我以为只有达官贵人家的小姐才能去的。”

“那,如果我强留你,是不是太自私”

不要这样看我不要在这个时候扮君,好不好

何洛躲避着那双专注的眼睛。你开口说留下来啊,只要你挽留我,我就不会走。她满心急躁,绕口令似的想,难道还要我求你求我留下来越想越有些气不顺。“那我就去好了,没准能当个冰心第二。”

章远说“你要是想当冰心第二,当初就应该留在科班啊。”

又勾起何洛关于日记的伤心回忆,平平淡淡一句话,听来却像是冷嘲热讽。

“这根本是两个概念”她愤愤地说,“出国就出国,然后在那边入籍,把我爸妈接过去。”

“那很好啊。很多人实现不了的梦想呢。”他依旧只是微笑。

爱你让我勇敢1

像小提琴配上美妙的弦 和你在一起日这么甜

现在就是永远 我不在乎世界变不变

不会有两颗心比我们和谐 能侃侃而谈 能彼此温暖

一天不见面 就开始想念

爱你让我勇敢 什么事都不难 眼角的泪水 总能被你的笑容擦干

从此一个人 都不会觉得自己孤单

===========================

屋漏偏逢连夜雨。

已经和父母陷入冷战状态,现在连章远也有意避开自己,连续两天都没有看到他的正脸了。何洛只觉得自己腹背受敌。

数学的阶段性测验,何洛考的奇差无比。连班主任林淑珍都大跌眼镜,叫她去办公室,问“你居然有两道大题空着,怎么回事数学老师还夸你成绩节节高。”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何洛喃喃辩解,“我这就去找数学老师答疑。”

“喂,别跑别跑。”小林老师拦住她,“你是不是有别的事情,影响心情了”

何洛瘪瘪嘴。

“别看我每天坐在这儿,你们说什么我都知道。”小林老师得意洋洋,“一群半大孩,无非是今天他和她在一起了,明天他和她要好了。我也是那个年龄过来的。”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qing/qi1104.html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