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口述 > 正文

那年和表哥的事_老师在房间要了我的全过程——

06-12 情感口述

那年和表哥的事_老师在房间要了我的全过程——【繁】炖肉记(高H,1v1)

“不、不是……哥……”不要结巴,林妙言,不要结巴啊。“我怎麽会怕哥呢,呵呵。”

那年和表哥的事_老师在房间要了我的全过程——【繁】炖肉记(高H,1v1)

“哥、我、我刚和朋友去吃完烧肉回来,身上都是味儿……”林妙言顿了顿,在林琅彷佛可以吃人的目光中,极力稳住自己的思绪。“是女的,女朋友。”

“哦?所以?”

“所以……”林妙言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厅中,格外清楚,可她也顾不得尴尬了。“所以……我、我想去洗、洗澡。”

林琅好看的眼睛在听到林妙言说到“洗澡”两个字时,似有一道流光划过暗沉沉的眼眸,迸出美丽的光彩。

可林妙言头昏脑胀的,却是没注意到。

“小言要洗澡就要早说啊。”

林琅突然放开了林妙言的手臂,後者猝不及防失去重心,踉跄了一下。

林琅瞧着,薄唇抿了抿,复又开口道。“难道哥哥会不让你洗澡吗?快去吧。”

听了这话,林妙言笑逐颜开,如获至宝,连句话也没再多说,一秒都不肯浪费的急匆匆跑上楼,殊不知那笑落在林琅眼里,当真很是刺眼。

那年和表哥的事_老师在房间要了我的全过程——【繁】炖肉记(高H,1v1)

不过……

想到即将发生,期待已久的事,林琅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原谅这个傻妹妹一次。

林妙言一边将身子泡在水里,一边放空着思绪。

哥哥怎麽那麽会挑时间呢?

恰好林妙语和同学到外地旅游,父母出国考察,管家伯伯请假回家探亲,她想着横竖家里只剩自己一人,也没什麽事需要帮忙的,就放了大宅所有员工三天假期的时候。

真的是太巧了。

林妙言在心底叹了口气。

那年和表哥的事_老师在房间要了我的全过程——【繁】炖肉记(高H,1v1)

看来明天要去闺蜜家先躲一躲了。

这般想着,心下不由得安定许多。

林妙言从浴缸中站起身子来时,不期然的看见镜子中的女孩那已经渐渐展露女人风情的曼妙身躯,如山丘一般起伏的曲线上头,绽放着两蕊粉嫩的玉苞,怯怜怜的模样,勾着人心晃动。

她有片刻的恍神。

脑中不由自主回想起,那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又似乎就在不久之前的那副画面。

哥哥的手,哥哥的唇,哥哥在耳边的轻声呢喃……

当腿间私密的娇处染上点点湿意,林妙言悚然一惊。

她这是怎麽了?

林琅见到的,就是林妙言苍白着一张脸从浴室中走出的模样。

那堪比菟丝花,彷佛一折就断的脆弱,足以使人燃烧起最狂热的慾火。

而林妙言在见到林琅出现在自己房中的那一刻,眼中浮现出最直觉的情绪,不是惊讶,而是恐惧。“哥、哥哥?”

林琅享受着那样的情绪。

或许别人无法理解,但对林琅来说,林妙言的恐惧,是只属於他的。

只有林琅可以拥有林妙言的恐惧。

这样想着,心里那股子满足,竟使他原本冷着的一张脸,渐渐的染上层暖意。“小言,过来。”

林琅朝着林妙言伸出手。

凭良心说,林琅长的真的很好。

结合了陈菁与林行善两人的优点,林琅的容颜,斯文俊朗,笑起来的时候,是彷佛足以照亮整个冬季一般的温暖。

最为特别的是他身上的气质,那种自小精心培养、教育出,既深刻又内敛的高贵,融化於骨血,使他不论何时看起来,都显得如此从容不迫,予人一种万事在握的可靠感。

如果林琅只是个单纯的、真正的哥哥,那不知该有多好?林妙言出神地想。

可惜,林琅不是。

见林妙言迟迟没有反应,林琅容颜中的暖意,又一点一点的褪了下去,恢复成过往那种,强势又冰冷的姿态。

他又说了次。“小言,过来。”

看着林琅不容拒绝的模样,林妙言知道,所有平静都将在这一夜被打破。

当林妙言把手交到林琅身上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回不了头了。

男人近乎粗暴的将她扑倒到床上去。

林妙言闷哼了声。

听在林琅耳里,却更加的刺激了他血液中的暴虐因子。

他亲吻她,似久别的爱人,如此急迫又热烈,粉唇不费吹灰之力的被敲开,肆无忌惮的舌头窜进口腔,以掠夺者的姿态,逡巡着即将属於自己的领土。

林妙言下意识的抓住了林琅的衣领。

紧紧的,像落水的人攀住浮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qing/qi1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