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口述 > 正文

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凶猛大叔求放过—魔睺

06-13 情感口述

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凶猛大叔求放过—魔睺罗伽(摩侯罗伽)

无论天界、魔界,只要她还在,他就绝不会放下她。鸠般茶在心底暗暗许诺道。面对著眼前这一片旖旎的夜幕,他的唇边溢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

虽然他的X欲还没有完全得到满足,心灵却得到了一种奇妙的慰藉,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幸福”吧,“幸福”永远是大於“X福”的。

突然,前方天空中出现了两颗陨落的流星,鸠般茶兴奋不已地刚想叫怀里的人儿一同观赏,低头才发现怀里的人儿不知何时已然沈睡。

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凶猛大叔求放过—魔睺罗伽(摩侯罗伽)

也许是刚刚被他的疼爱累坏了,所以这麽快就睡著了吧。睡著的魔!罗伽安静得像个熟睡的孩子,纤长的睫毛却不安分地轻眨著,看起来睡得并不安稳。

鸠般茶脸上露出了自己也没察觉的温柔笑意,他低头在女人额头轻轻印下一吻,一只手悄悄地释放了一个催眠的法术笼罩在魔!罗伽的周身。

“好好睡吧,以後的日子还长著呢。”

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凶猛大叔求放过—魔睺罗伽(摩侯罗伽)

不知道魔!罗伽是否听到了这句话,但是,两人的命运之线却在不知不觉中缠绕得更复杂更难解了。

今夜,魔界中万物沈睡,一切安稳如水。

********************************************************************************************************************************************

醒来是因为全身莫名的酸痛和温暖,魔!罗伽蹭著身下柔软的被褥,用低不可闻的声音低鸣了一声,竟然有些懒洋洋的感觉。突然,她一个激灵,连忙坐起身来,双手紧张地向自己的脸部M去,触到的是感觉冷硬的物体。还好,她的真面目没人看见。

可是昨晚她不是和鸠般茶在一起吗?鸠般茶又给她戴上了面具还是──等等,鸠般茶?!

魔!罗伽恨恨地起身,打量周身这才发现自己就在自己的寝G里,怎麽回事?如果不是全身的酸痛提醒她昨晚发生的一切,她几乎要以为昨晚的事情只不过是自己呆在寝殿里做的一个梦而已。

不过,怎麽会有这麽强烈的光线?!

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凶猛大叔求放过—魔睺罗伽(摩侯罗伽)

魔!罗伽抬头,这才发现她面前的墙壁不知为何凿了一个新的窗户,耀眼的阳光正从墙外S进来,照得她面具後的眼睛都似乎感觉到这股强光照S而不由自主眯起。

“血兰!”魔!罗伽猛然扭头朝寝G外一声大喝。

立刻,一个侍女唯诚唯恐地负手快步走了进来,诚惶诚恐地回道:“是,奴婢在。主人,你醒了?”

“嗯,”魔!罗伽冷冷的声音透著迷惑,“昨晚我是怎麽回来的?”

“是──是──”血兰低下头吞吞吐吐的,半天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是什麽?!”魔!罗伽没有耐心地厉声喝道。

“是──鸠般茶殿下将您送回来的。”血兰嗫嚅著说。

室内,突然诡异地安静下来。紧接著,一道白光猛地划过,“啪呲──”地板上突然一声巨响!

血兰身子不禁害怕地一抖,她睁大了瞳孔,看见自己脚边的地板上“嗤嗤”地冒著黑烟,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缝,而她的主人手中正紧紧地拽著一G像是白色闪电凝结而成的长鞭。

“主人赎罪──”其实血兰G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麽,只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从不轻易发怒的主人现在非常非常的生气,而後果──她不知道有多严重。

“果然是他,果然是他!”魔!罗伽咬牙切齿地怒吼著,怒不可遏的声音从冰冷面具後传出,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举起长鞭对著地板又是一鞭──

“啪呲──啪──”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qing/qi1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