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口述 > 正文

—卧室抽插嗯舔--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三线

06-20 情感口述

—卧室抽插嗯舔\\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三线女星

“嗯?”他的声音转了一个弯儿,紧接着便发现怀中的人想逃跑,抓了她的腰利刃狠狠刺进去,要沉沦,便一起吧!

事后躲在被窝里的童菲看着穿着自己浴袍准备走出卧室的程明晋道:“那个……出门的时候记得帮我把电视打开。”

—卧室抽插嗯舔\\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三线女星

程明晋的身影僵了僵,缓缓回头看她:“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走了?”

童菲愣了一下?还不走?精力未免太旺盛了吧?“就是个机器你也得让我歇会充充电不是?这种事做的太频繁了对身体不好!”

程明晋眼角抽筋,懒得理她:“二十分钟,起来吃饭。”

他的身影已经消失,童菲还一个人在那里喊,“你还会做饭?为什么我不知道?”

—卧室抽插嗯舔\\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三线女星

没人理。

她干脆自己穿衣服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厨房跟在他身后打趣道:“你说你这么缠着我到底图我什么呢?要说孩子吧,多少人想当她妈不是?难不成你喜欢我?”

程明晋正在打蛋的手顿了顿,没理她。

童菲认真的看着他,“你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和我两清?”

程明晋依然没理她,她干脆自己走出去在餐桌边坐下来,折腾这么久,还真是有点累了。

—卧室抽插嗯舔\\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三线女星

整整二十分钟,程明晋端着两盘菜出来,童菲去给两个人添饭,听程明晋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我厌恶你的那天。”

她反应了半天,原来他回答的是做饭前的那个问题,一阵绝倒,他这反射弧,怎么比她还长啊!

她端了饭端端正正坐在他对面认真看着他道:“那你……”

“吃饭不要话这么多!影响食欲!”程明晋皱着眉头打断她,这表情,怎么和家长那么像啊!

他要是再维持这个表情和她一起生活几年,她真的想喊他一声爹了!

“哦……”她的尾音拖的贼长,用来证明自己真的很不满,但是坐在对面的人看不到啊看不到!

沉默的气氛一直维持到童菲洗过碗,走到客厅看他竟然还在,于是不得不问了一句:“你还不走吗?”

门铃响起来,某人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给她,直接过去开门。童菲扑过去,紧紧抓住他握在门把上的手:“喂!你想害死我?”边说着边趴到猫眼上,然后愣住了,崔助理?他来干什么?

打开门,崔助理站在门口并未有要进来的意思,只是恭敬的站在门口将手中的袋子递出去,“程先生要的衣服。”

童菲一阵尴尬,程明晋已经接了衣服进了卫生间,只留下两个人在客厅里面面相觑,崔助理她以前自然是见过的,只是那时候就没过深的交情,此刻在这样的情景下见面更多了几分尴尬,她干脆开了电视走进卧室,随手给屋门上了锁。

没一会儿门锁传来响动的声音,童菲迅速从床上跳下来,然后趴在门上静静聆听,这厮不会是要和她说再见吧?她可不想要再见他。

门外静了一会儿,然后就传来大门被锁的声音,她开门去看,果然他已经离开,该说的话两人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但是她直觉这次事情没这么简单,他到底想干什么?

让童菲没料到的是,接下来整整两个月他都没有再出现在她面前,每天的通告占据了她所有闲暇的时间,《东晨》的海报贴满大街小巷,幕后人员加班加点的做后期工作,而他们这些演员则为了宣传全国各地的跑。这次的目的地是首都。

一出机场冷风就“呼呼”刮起来,童菲在心里骂了句娘,一件大衣落在她肩头:“童菲,这都十一月了,你还要美丽不要风度啊?”一听这调侃的口吻就知道是周孜轩,这厮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另一个优点就是毒舌。“这里除了剧组的人可没其他男人看。”

“你放心,我穿这么少绝对不是给你看的。”童菲白他一眼,随大流去机场外的停车场,整个人又抖了一抖。

“本来还有个好东西要给你的,既然你这么不稀罕就算啦。”周孜轩拉开与她的距离把毛茸茸的耳暖拿在手里晃悠。

童菲眼睛一亮,上去一把抢过来,笑嘻嘻看着他:“好了嘛,我知道周哥是剧组第一大好人嘛。”

周孜轩拿手指弹她的额头,“我怎么觉得这句话这么耳熟?拍戏的时候我助理小王给你递了杯水你也是这么和他说的是不是?”

童菲顾左右而言他,“我真是不明白了,一个炒菜的栏目还非得我们亲自跑北京来,不晓得到底搞什么。”

周孜轩扶额:“是综艺节目顺便展示才艺好吧?”

“那不还是炒菜么。”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qing/qi1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