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日记 > 正文

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乖自己手往下摸给我

06-18 情感日记

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乖自己手往下摸给我看\\寄你此生

「宝贝,你知道你这样多诱惑我吗?」男人舌头舔着我的粉舌,一只手伸进睡衣里面搓揉我的蓓蕾。

「嗯啊……不要……」我抓紧他的手臂,小脸的红晕已经遍布全身。

「不要吗?」他故意用力捏住乳头,「说谎的孩子是要受惩罚的啊……」

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乖自己手往下摸给我看\\寄你此生

他含住我的舌头纠缠着,一手趁着我沉溺在他的狂暴时脱掉我的睡衣。

睡觉不会穿内衣的我,雪乳暴露在他眼前。

「呀啊啊啊……变态!」胸前一凉让我意识到睡衣被脱了,羞涩的用手遮起。

「我是变态啊!专门吃你的变态。」男人言语调戏着我,手上的动作也不忘逗弄已经硬挺的蓓蕾。

「老公……想要你舔……」我心里一阵悸动,好想他用力揉捏雪乳。

「舔哪里?说清楚。」男人语气淡淡的,但眼神透露出炙热的慾望,「不说清楚就不给你……」

「舔乳头……想要你用力舔乳头……」难忍心中的慾望,我羞耻乞求他。

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乖自己手往下摸给我看\\寄你此生

「这麽下贱吗?」用力捏住我的乳头,嘴附上另一个蓓蕾吸吮着,还故意发出啧啧的吸吮声。

「老公……嗯啊……这样好舒服……」我不由自主娇喘,小手隔着短裤准确握住硬挺的热铁。

「喔……」男人嘴里发出性感的低吼,「宝贝,过来吃棒棒……」

不等我有任何反应,男人站起来脱下短裤和内裤,硕大又硬挺的热铁弹出,龟头闪烁着兴奋的光泽,男人牵起我的小手握住热铁。

我上下套弄热铁,眼神无辜带点淫荡勾着男人,接着小嘴含住热铁。

「对……宝贝好棒……」男人奖励似的摸摸我的头,「舌头也要舔……」

我像只贪吃的猫般吸吮肉棒,男人的硬挺沾满我的银丝,我下腹有些难耐磨蹭着床。

「宝贝发情了?」男人眯起眼看着我的动作,将炙热抽出我的口中,「裤子脱掉,趴好。」

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乖自己手往下摸给我看\\寄你此生

我快速将裤子脱下,转过去趴着翘高屁股,「老公快嘛……小穴好痒……」我两颊泛红,摇着蜜臀求他进来。

男人毫不犹豫扶着我的腰肢,挺身进入已经湿淋淋的蜜穴。

「嗯……好紧……」男人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揉捏我的雪乳,热吻落在我的背部。

「老公……我不行了啦……要去了……」小穴激烈收缩惹的我娇喘连连,握紧床单告知男人。

「好……我们一起去……」男人快速抽插着蜜穴,「要射了……」

我淫荡呻吟着,突然小穴一阵收缩,「嗯啊啊啊……高潮了……」

男人听到我高潮了,快速抽插几下,身体一阵颤抖,龟头射出乳白色的精液在我体内。

调整好呼吸,男人自小穴抽出半软的炙热,帮我翻个身,「要不要抱抱?」

「要……」我喘息着,伸出手要他抱。

男人将我抱在怀里,大掌顺了顺凌乱的头发,「刚刚有没有舒服?」

「有啊……好舒服好满足。」我抱紧他露出笑容,「老公又射在里面?」

「嗯……」男人抽出卫生纸温柔又仔细帮我擦拭流出来的液体。

「会怀孕!」我嘟起嘴,虽然都已经出社会,也有共识了,但还是不太想这麽早当妈妈呀……

「反正你迟早要当我孩子的妈。」亲一下我的小嘴,男人抱着我走进浴室冲洗。

男人最近工作很忙,早上六点多就出门,半夜两、三点才回来,家里的小女人已经不知道多久没看过他的脸了……会不会有天他回来,她不认得他了……

半夜两点,大门悄悄打开,男人带着疲惫走进家里,最近工作忙碌,忽略家里那个小女人,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和抱怨?

倒了一口水润喉,他走进属於他们两个人的房间,却意外没有看到心心念念的小女人。

奇怪……这麽晚了,那个小女人去哪了?男人走出房间思索,转弯走进书房,如果小女人没有在房间,八成是在他的书房。

打开书房门,果然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拿着羊毛毯缩在沙发熟睡着。

小心翼翼走过去,大掌摸了摸她的头,连同羊毛毯小心抱起她,深怕吵醒怀中的人儿。

「嗯……」她揉着眼,磨蹭一下男人,「老公,你回来罗?」

「嗯……我回来了。」稍微用点力抱紧她,男人鼻子磨着她小巧的鼻子,「怎麽不到房间里睡?」

「没有你抱我睡,我睡不着……」她嘟起嘴语气委屈,眼眶开始泛红。

「乖,我在。」男人心疼抱紧她,「最近工作很忙,没有时间陪你,原谅我好吗?」

「才不要!你让我每天都抱着被子难过等你回家……」她耍着小孩子脾气,搂住他的脖子,「要你赔偿我……」

「怎麽赔偿?」他挑起眉,心里思索着这个鬼主意特别多的小女人要怎麽对付他。

「我要你……」她眼珠一转,小脸突然刷红,语气羞涩靠近他耳边,「要你干我……你好久没碰我了……那里都长蜘蛛网了……」

黑眸盯着她哀怨的小脸,不禁笑出声,他真是拿这个小女人没办法,怎麽那麽可爱呢?

捏了捏她鼻子,他将她抱到书桌上,「就在这里做吧……」

「在这里?」她有些惊吓,抓紧他的手臂傻呼呼看着他,「这里是你工作的地方……」

「嗯……在我工作的桌上被我干,应该不错吧?」黑眸眯起,他毫不犹豫脱掉她身上碍事的衣物。

「嘤……不要嘛……这里是你工作的地方,我们回房间。」她颤抖着白皙的身子,努力说服男人。

「不要,我就是要在这里干你,把你干到体内满满都是我的精液和味道。」男人面无表情说出这句话,彷佛方才的话都只是一句稀松平常的对话。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riji/rj1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