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日记 > 正文

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啊唔好涨太深了_月夜璃

06-18 情感日记

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啊唔好涨太深了_月夜璃

月夜狠狠地瞪着他,随后笑了,笑声如同冷冽的寒风一般,让人不禁全身寒颤起来。

「恐怕你搞错了,我和他并不认识,也是今天才知道他叫翁圣敖。不管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啊唔好涨太深了_月夜璃

翁临沂淡淡地看了月夜一眼,「到底有没有打错,这个还是未知之数。」翁临沂话音刚落,就迎来了月夜一个响亮的巴掌,「这一巴掌是我代替翁叔叔打的。」说着月夜高傲的甩过头,准备打开车门而去。翁临沂眸间霎时扬起愤怒的火焰,他抓住月夜的手腕,将她压在椅子上,狠狠地吻住她的唇,近乎啃咬一般在她鲜嫩的唇瓣上肆虐。月夜蹙眉抗拒着,在翁临沂咬破她唇瓣时,她亦不客气地张嘴反咬他一口,翁临沂一个吃疼,不得不松开了雨夜的嘴唇。

「你混蛋。」月夜扬手挥向翁临沂俊美的脸蛋时,翁临沂稍稍一闪,准确地檎住了月夜的手腕,「开始撒泼了?小野猫?外表看起来到是斯斯文文的,骨子里还是个勾引继父的荡货。」

翁临沂污秽的言词,霎时击毁了月夜努力筑造起来的坚固堡垒,「不,你胡说,你胡说……你……胡说……」月夜捂住耳朵,试图阻止翁临沂如魔魅般的声音钻入耳朵里。

看着脆弱不堪的月夜,翁临沂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他双手按在月夜纤瘦的肩上,随后一字一句的提醒道,「是我胡说吗?难不成你还怕被人知道你的荡史?」

「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月夜脆弱得像个孩子般,低泣起来,翁临沂凝着眉,看着她的泪珠儿成串的落下,他吸了口气,平复着稍稍变得混乱的思绪,「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你被继父上过的事实,也掩盖不你昨晚上翁圣敖床的事实。」

翁临沂残忍的言词,让月夜顿时哽噎无语。

是啊……不管她如何的努力,都改变不了她肮脏的过去,她昨晚一夜在翁圣敖床上放荡,更正是显出了她yín荡的本质。

可纵使她污秽不堪,可也轮不到他翁临沂对她评头论足,「你会遭报应的。」月夜咬着牙,诅咒一般地说着。翁临沂扬嘴一笑,「是吗?在这之前,你还是多多考虑你自己的事情吧,你会后悔今天对我的诅咒,你会回来找我的。」

翁临沂的提醒让月夜顿感无力,「乖乖的和我合作,刚刚的话好就当没有听到过。」翁临沂趁机在她耳边提醒了一句,月夜抬眼迷茫看着他,随即眼神里骤然迸发出怒焰,「我要下车。」

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啊唔好涨太深了_月夜璃

月夜突然的冷语,让翁临沂稍稍吃惊,「哈,真是倔强的小猫儿。」翁临沂主动帮月夜打开车门,他并不急于一时,应该着急是月夜才对,她一定会来找他的。

◎ ◎ ◎

「听说你去找m&k项目经理?」何羽趾高气扬地踏入月夜的办公司,如同领导一般对月夜质问着,月夜瞥了她一眼,「你来干嘛?」

「不过是来提醒你一下,你现在这种状态,没人都救得了你,像你这种黄毛丫头,不知社会险恶,还是趁着自己年轻,长的还算漂亮,找个男人嫁了,在家做少***好。」何羽挺着她高耸的xiōng部,一副来资历的语气说着。

「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用什么身份来对我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自己幼稚的很可笑吗?」月夜压制着内心的不安,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与何羽对视。

何羽静静的与她对视一会,装做不经意说道,「你还是快点离开吧,这样我们大家都安心了。」月夜这下恼了,「什么意思?和着是我碍着你们事了?」

何羽冷冷一笑,「哈,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孤立无助,难道不觉得累吗?我不过是为你着想罢了。」说着何羽便扭着她的水蛇腰离开了月夜的办公室。

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啊唔好涨太深了_月夜璃

何羽消失后,月夜坐在办公室内,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的都是禤毅入狱前的情景,她难道真的要让让出手上的股份,那禤毅出狱后怎么办?她这个做姐姐已经害过他一次了,难道要害他一生不成?

想到这里月夜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她找到在股东面前起带头作用的李玉龙,想试着从他哪里了解情况。「李经理,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李玉龙目光由月夜身上淡淡扫过,随即嘴角露出一抹讥讽,「谈什么?你不是去找过m&k项目经理吗?」月夜一顿,想不到他会这样的直白,「我是去找过,但是后来想了想,如果是公司内部出现了问题,我何必去找外面的人来参合,你说是吧。」

李玉龙握着高尔夫球棒,一杆进洞后,才转身坐到月夜对面,「内部问题?怎么可能是内部问题,年轻人做错事,就要勇敢的承担,怎能怪到『内部』头上来?」

姜是老的辣,李玉龙几句话将月夜气势给压了下来,「李经理,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禤家现在只剩下禤毅一人了,他还是个孩子,将来出狱后还不知要如何生活……」

月夜试着动之以情,博取李玉龙的同情,「小毅还是个孩子,你何况不是?不要轻易试探商人的同情心,一个成功的商人,他眼里只有自己。禤枫集团有着大好的发展空间,不能让你一个女娃子拿去扮家家酒了,这样只会让同行笑话。」

李玉龙几句话让月夜缄默了,李玉龙看着月夜尚显稚嫩的脸蛋,径自说道,「禤枫的前景我很看好,不能看着它就这样被白白糟蹋了。月夜,如果你信的过我,可以先将股权转交给我,我一定能将禤枫打入全国一百强被,等禤毅出狱后,股份与分红我会一分不少地还给他。」

月夜静静地看了李玉龙一眼,『咻』的一声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31.妥协

Queen&king是一间闻名遐迩的高档酒吧,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每当夜幕来临,这里纸醉金迷,好不热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riji/rj1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