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日记 > 正文

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很黄的故事,要细节小说

06-20 情感日记

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很黄的故事,要细节小说—多想说爱你

之后,她忐忑地看着他,提心吊胆地请求他留在她身边——说完这个无理而任性的请求后,她紧紧闭上眼,心惊胆战地生怕被他拒绝。而连靖涛却轻易地许下承诺,他抱着她的小身子,许诺留在她的身边,帮助她,陪着她这个胆小鬼——他几乎是立刻答应了她,没有任何犹豫。连靖涛是个不轻易许诺的人,但一旦许下诺言就一定言出必行。他的许诺无异于答应她永远都在她的身边。他的承诺让她从地狱一下子回到了天堂,仿佛世界充满了生机,她一下子觉得信心百倍!在他的帮助下,她安然渡过危机,并且重新鼓起勇气回到集团里。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每天都冲劲十足,因为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一定会陪在她的身边。这条吉凶未卜的路,因为有他的陪伴,她走得艰苦却幸福、信心十足。她越来越依赖连靖涛,并且毫不掩饰地将依赖展现在世人面前。朝夕相处中,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越来越喜欢……她喜欢常常在讨论公事时,看他看到出神,直到他似笑非笑地敲着她的头叫她回神;喜欢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不自觉地记下他的喜好和习惯,为发现他的一个小秘密而欣喜老半天;喜欢看到他为了帮助她而忙碌的样子;喜欢……有那么多的喜欢呵……可是,那么多的喜欢加起来到底是什么呢?她还是不明白!直到有一天——距离她十八岁生日前的一个月,她成功了!她获得了董事会的认可,获得了员工的支持,获得股东的信任,让合作伙伴愿意接受她,让竞争对手不敢对她小觑。她终于被承认了!董事会上,当大家为她鼓掌的时候,她欣喜若狂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要马上见到他!虽然一年来,她得到了大家的默认,但这次,是公开的承认,是意义不同的!本来,这个消息应该是由他和她一同知晓的,可是,他为了帮助她处理法国分公司发生的紧急事务,已经在五天前飞去了法国。会议结束后,她迫不及待地立刻飞奔到他家,即使按照预定他还有两天才能够回来,可是,她还是跑到他的家,她要等着他回来,然后亲口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她要谢谢他,因为没有他,她就不能成功——她要给他一个惊喜!可是,当她兴冲冲地赶到连靖涛的家,却先收到了一个让她心神俱裂的“大意外”!她竟然看到逃家已久的大哥,还有躺在床上吊点滴的连靖涛!她傻愣愣地站在连靖涛的门边,看着大哥示意她安静,然后为连靖涛更换好冰枕,再带领着恍惚的她来到客厅。缩在客厅里熟悉的大沙发的角落,云卷像个受惊的孩子,听着大哥告诉她一切——原来,连靖涛一直都病着,已经病了几个月了,只是不曾让她知道。他知道她对自己的依赖,所以,为了能够让她安心,他隐瞒了自己的病情。他的病根是在她闯祸后闹失踪时留下的,他本来身体就差,又长期劳累过度,病情始终得不到彻底的治疗和休养,完全是靠着意志力才勉强支撑着直到现在,这次之所以没有撑过去是因为他在去法国前就知道这次董事会的决议了。法国的事处理妥当后,他再次病倒,这次因为心情放松下来,他没能抵抗过病魔……

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很黄的故事,要细节小说—多想说爱你

被暗卫轮流灌满的公主\\很黄的故事,要细节小说—多想说爱你

大哥解释了一切后,她游魂般飘荡到连靖涛的房间,没心思去怀疑大哥为什么会出现,或者质疑大哥为什么对一切了解得这么清楚。她的眼睛、她的心、她的灵魂已经全被那个苍白虚弱地病在床上的男人牢牢牵引住。凝白的小手怜惜地抚上他滚烫的脸颊,望着烧得昏迷的他,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心却渐渐变得清澈,那心中始终困扰着她的疑惑终于得到解答——原来,许多许多的喜欢堆积在一起,就是爱……是爱呵……软软握住连靖涛无力的手,握得牢牢的,贴在自己的脸颊,泪水中,她浅浅地、甜甜地笑了——她爱上了他,这个温润如玉、清淡似茶的沉静男子,她爱他……她爱他啊……发现自己对连靖涛的爱意后,云卷没有立刻对他表白,因为当时连靖涛病得正重,她担心他的健康状况,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如何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她满心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希望他能够尽快好起来。幸好,由于她的生日快到了,逃家的父母、兄弟陆续都回来了。四兄弟被她狠狠修理得直冒金光,对双亲,她没有动手,但指控的目光盯得他们乖乖承认自己玩得太过分了。于是乎,他们通通满怀愧疚地到公司去为她分忧解劳——她已经认命地接受了成为夏侯集团继承人的事实,但是,不代表他们可以从此高枕无忧地“天高海阔任我游”,至少应该尽尽身为夏侯家人的义务。这一个月中,因为夏侯夫妇坐镇公司,连靖涛和她终于获得喘息的机会,而连靖涛的身体也趁此得到了比较好的休养,渐渐好转。见他一天天健康起来,云卷放下担忧的同时,看着他淡宁的身影,女儿心事再次浮现心头。初时发现自己爱上他的喜悦与激动渐渐平静下来,她开始变得忧虑多愁,因为,连靖涛是个太内敛的男子,平日喜怒不形于色,她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他是对她很好,可是,她总觉得,他对自己就像对娃娃那样,像对待小孩子,她根本无法确定他的心意,这让她心情郁躁。左思右想了好久,她找到了娃娃。本来她想找大哥问的,毕竟大哥和连靖涛算是好哥们,大哥那人虽然做生意蠢得天地不容,但其他事情却精明得很,尤其是窥人隐私方面,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的心事,他一定会借此机会大大敲诈她一笔。但是娃娃不同,一来,娃娃是连靖涛唯一的亲人,是他疼爱入骨的宝贝侄女,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了;二来,娃娃还小,不懂得算计人,又和她关系亲如姐妹,应该不会像大哥一样会调侃她、敲诈她,甚至骗她。可是云卷没有想到,从娃娃那里得来的消息竟然让她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娃娃天真诚实地亲口告诉她——连靖涛喜欢的女人一定要温柔婉约、甜美体贴、善解人意、柔情似水、擅长厨艺、很会照顾人、懂得为丈夫着想、不会给人添麻烦……娃娃每说一个形容词,她的心就凉一分,当娃娃结束滔滔不绝的历数,她的心彻底陷入比天高、比海深的绝望之中——她悲痛欲绝地发现,她根本就没有一点符合连靖涛的择偶标准!

第35节:多想说爱你

连靖涛喜欢的女性特质归结到一点就是——贤妻良母!可是,她——夏侯云卷,这辈子都和这四个字沾不上边!她不温柔、不婉约、不甜美、不体贴、不善解人意、不柔情似水,厨艺糟糕得一塌糊涂;至于说到“照顾人、为别人着想、不给人添麻烦”,她更加欲哭无泪——从他们相识的那天起,她的恶行恶状就已经暴露得彻底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是在打架,不,是在打人!而且,她骄傲、任性,跟他闹别扭、耍赖,甚至吼过他、推过他——她生理痛那次,连靖涛好心关怀她,她却对他大发脾气,还差点推倒他害他受伤。她不仅好长时间不给他好脸色看,还明着暗着强迫、暗算他做许多事情:她强迫他为她做汤圆,暗算他帮她解决乱七八糟的公事;强迫他加入夏侯集团,暗算他成为她的家庭教师;强迫他留在她身边为她处理大大小小的麻烦……她一直都在强迫、暗算他,最后甚至还害得他重病在床,她根本就是个超级麻烦、祸水!云卷越想越觉得前途无“亮”,越想越觉得对不起连靖涛,越想越觉得没脸见连靖涛!她说她爱连靖涛,可是,从头到尾她带给连靖涛的却只有无尽的麻烦与伤害,这样的她,哪里还有什么资格去爱他……可是……她还是爱他啊……即使他根本不可能爱上自己……她还是爱他,爱得心都痛了……绝望之下,云卷开始自怨自艾,又变回了一只小鸵鸟——她没出息地又逃跑了!并且临走前还干了件坏事!十八岁生日那天,她第一次喝酒,然后,借着晕陶陶时,她吻了连靖涛,将自己纯洁的、宝贵的初吻印在了他的唇上。虽然只有蜻蜓点水般短暂,但那一刻,她确实真切地亲吻到了他——他的唇软软的、暖暖的,动人得令她想哭……然后,朦胧中,她看到他错愕微讶的俊脸,在那一刻,她几乎将爱意冲口说出,她在那一瞬间脑海中有着破釜沉舟的冲动,她多想告诉他“她爱他”!可是,她怕被他硬拒或者婉拒,那都是她无法承受的。于是在泪水自由奔放前,她逃了,连夜逃离了他,逃离了他在的美国!不管公司的事情、不管大家的惊愕,这辈子她没做过这么冲动莽撞的事情!幸好当时父母都在美国,不必担心公司的事情。坐在飞往英国的飞机头等舱里,她没形象地抱着面纸痛哭流涕,凄惨得让人怀疑她精神出了问题。好没出息、好鸵鸟的夏侯云卷啊!她竟然……竟然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就缩头跑到了英国……漫游回忆中的思绪被门外宠儿招呼她吃饭的声音打断,夏侯云卷望着窗外,唇角扬起嘲讽的弧度——那之后,她就一直躲在英国念书到现在,两年来,任凭父母兄弟怎么叫,她都死活不肯回去,并且不敢和他联系。可是啊,她人逃到了英国,可是心却依旧牵念着远在大洋彼岸的他,时刻不忘……她住的地方在一个小小的社区里,一幢白色的二层小洋房,门前有小小的、可以坐下来靠在廊柱上睡觉的台阶,洋房前没有种花,却养了一片绿得可爱的草坪,周边有白色的围栏,小洋房围栏的大门连接着一条两旁种满了树的街道,街道尽头是一个小小的街心公园,每当秋天来临的时候,会有黄色的叶子飘飞落满街道,踏在上面“咯吱咯吱”地响。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riji/rj1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