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日记 > 正文

男朋友舔阴蒂—一前一后两根塞满我的——贪色

06-20 情感日记

男朋友舔阴蒂—一前一后两根塞满我的——贪色男人

“达令,我还想买一些衣服……明天我有一个发表会,你看我身上这件衣服根本就不够鲜艳……你陪我去买一些香奈儿的衣服好不好?”

樊耀凯面罩寒霜的紧盯着她,“既然你没有空陪我,就去做你的事,我不奉陪。”

“达令,别生气嘛……不买就不买,我还有其他衣服可以穿,要买也不急在一时,我最重要的事当然是陪你。”

樊耀凯扬起浓眉,充满讥刺的冷笑一声。

男朋友舔阴蒂—一前一后两根塞满我的——贪色男人

以往,他的女伴开口要求要买任何奢华商品,他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现在,他却不愿意再当凯子,也腻烦了虚伪浮华的表面对待。

茉莉当做什么也不懂的眨眨眼眸,一派单纯的模样。她刻意笑得甜美,因为她知道没有男人会拒绝像她这种拥有天使般脸孔、魔鬼般身材的可人儿。

“达令,你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找个饭店休息?我的按摩技术很好,可以帮你按摩,还有……”媚眼一瞟、情欲流露。

樊耀凯点点头。

男朋友舔阴蒂—一前一后两根塞满我的——贪色男人

茉莉开心的挽着他的手臂,两人往附近的饭店而去。

在房间里,她迅速的贴向樊耀凯,双手在他的身上抚摸一通,他结实健壮的肌肤让她开怀,眼角勾魅着清晰明白的激情,主动拿着他的大掌放在自己心跳快速的xiōng口,顺着敞开的领口让大掌滑向她的f军杯。

“你喜欢吗?我好喜欢……你摸得我好舒服……”

她的言语煽情,举止露骨,娇躯在他身上扭动着,企图激起他的欲望。

很奇怪的事发生了……

茉莉是个床上高手,懂得许多启发性爱的方法,而向来贪爱女色的樊耀凯却在此时此刻失灵了……

男朋友舔阴蒂—一前一后两根塞满我的——贪色男人

他无法勃起!

茉莉膛目、呆住,他也惊讶至极。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第十章

纵横情场无数年的樊耀凯竟成了有性功能障碍的男人!

茉莉是演艺圈里着名的大嘴巴、广播电台,经由她那张嘴巴恶毒的渲染之下,媒体争相报导,全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向来贪色的樊耀凯可能再也不能人道了。

樊耀凯对此事保持缄默,脾气变得异常暴躁,谁跟在他面前提起“女人”这两个字,二话不说,他一律给予严惩!不是加重工作量,就是减薪!让底下的员工哀号不已。

他们不过是提自己的女人而已,也会惨遭池鱼之殃。

傅伯轩看到报章上的耸动标题写着“花花公子樊耀凯再也不能花心了!”

他把报纸丢给整日关在自己房间里,对外界不闻不问的傅忆烟。

“老天有眼,帮你报了仇。那个樊耀凯连我去也不卖我面子,秘书说他忙着开会无法见我,而且我又没有事先安排时间,结果让我在会客室等了一整个下午,还让我听到他们底下员工说他又跟哪个女人出门……原来他宁愿泡妞也不愿意见我,真是气死我了!现在可好,他不能再玩女人了,这就是老天爷给他的报应!”傅伯轩咬牙切齿。

“爸,你说他怎么了?他过得不好吗?”

傅忆烟浑浑噩噩过日,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感兴趣,但只要提到“樊耀凯”这三个字,她就显得特别有精神。

“你……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他抛弃你,你还关心他?!”

“我……”

她也不想啊!可是她就是会情难自禁的想要关怀他。

“自己看报纸就知道了。”傅伯轩冷哼一声,就走出去了。

拾起报纸,傅忆烟看完有关于他的长篇报导,竟觉得酸楚难捱。

他真的不能人道了吗?

他是个自尊心超强的男人,这种关起门来的性事却变成人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而且传出去的还是他想要鱼水之欢的女人,他能忍受吗?

虽然明知不该理会他,他已经放弃她,她就不该再去同情他,但她的心还是好软,软得为他的处境感到怜悯与不舍。

他说过要跟她当朋友,她是不是应该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去见他一面?

见一面只是借口,说实在的,她真的放心不下他,是真的想念他,想见他!

看过几个医生,对于他突生的状况连在医界富有权威的医生都摇头不解,直说他可能是心理上有什么障碍未除。

樊耀凯才不承认!

他责怪医生自己医术不佳,才无法帮他治好。

抱着忿恨难平的心情,他看什么事都不顺眼,也不到公司继续巡查,直接让司机载回家里休息。

心情真是荡到了谷底!

都是那个傅忆烟害的!

是她,让他无法再接受其他女人,光那个茉莉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就让他觉得恶心,性致全部消散不见。

当他的手被动的抚上茉莉的圆rǔ,那明显一看就知道是整过型的,他还真怕太过用力会捏破,任何该有的感觉也在害怕中瞬间烟消云散!

他是喜欢做爱的感觉,但是,自从回国后接触到傅忆烟以外的女人,他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任何感觉都成为负面的了。

都是傅忆烟把他害得这么惨!若是让他再见到她,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总裁,到家了。”

司机把他的思绪拉回,他一回神,就从车里看到门口有个水蓝色的娇小身影在徘徊。

他这辈子永远都不会看错的,虽然只是背影,但她绝对是傅忆烟!

“傅亿烟!”

樊耀凯一下车就大声的连名带姓叫唤她。

傅忆烟原本是想来看看他过得好不好,但没想到他见到她的表情就像一只狂怒的猛狮要把她四分五裂似的,让她霎时脸色全白,想要逃走。

她不该来的,他根本就不欢迎她!

樊耀凯目光yīn惊!“你休想跑走!”

她要再度从他生命中离开的事实像—记重棍狠狠的打向他的脑后,他迅速变了脸色,凌厉而快速的追上她,声音生硬冰冷得令人发麻。

“谁叫你离开的?”

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男性脸庞宛如罩在千年寒冰中。

傅忆烟纤细的手腕不堪他这般粗暴的对待,正隐隐作痛,而他又不放手,那像钢条似的掌力让她挣扎不开。

“你放开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riji/rj2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