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短篇故事网 > 情感天地 > 正文

女人的眼泪

06-27 情感天地

女人的眼泪

  女人的眼泪是爱,是宽容,也是无奈。

  ——题记

  “这次我是坚决要离婚!我真的不想和他过了!”秦老师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声音呜咽地说。

  女人的眼泪丽梅和玉儿都没有说话。

  她们已经不记得秦老师是第N次眼泪汪汪地走进她们办公室。秦老师的老公文老师也真的有点过份,不仅辱骂秦老师,还要暴打秦老师!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不是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吗?秦老师在她们单位是一个何等能干,何等泼辣的女人啊!在文老师面前却活脱脱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文老师在外人面前总是笑眯眯的,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真的想象不出在家里会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甚至,是一个暴君!都说北方的男人才有点大男子主义啊!文老师是昆明人,四季如春的气候就没有浸染文老师永远温润的性情吗?

  “你们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秦老师眼里又浸满泪。

  “我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把他像大爷一样伺候,他却成天没事找事,不准我看电视剧,嘲笑我的穿着打扮,甚至还嫌我肥胖……我都这把年纪的人了,就是胖点又有什么?何况,我体重一百一十斤,身高一米六二,怎么说也不算太胖吧!”秦老师愤愤不平。

  玉儿也毛了:“文老师是不是也管得太宽了?夫妻也有自己独立的空间!一句话,文老师就是自私,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丽梅依然沉默不语。

  工作之外的秦老师热情、豪爽,喜欢收拾家务、做美食、看电视剧,完全是一个俗世的小女人!也许,文老师想要的是一个和他谈论文稿、优雅、漂亮的女人吧!也许,秦老师和文老师本就不是适合的一对!

  秦老师说:“当年我也是一枝花!是文老师苦苦追求我的!我也看中文老师的温文尔雅。我真的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秦老师说:“孩子五、六岁的时候我就想离婚了!文老师动不动就打骂我,一次竟然逼着孩子和我一起不准吃饭、不准睡觉!那么冷的天啊!文老师不同意离婚,说是离婚就杀了孩子和我的全家!文老师真的做得出来!还记得一次因为全体学生留下来搞活动,孩子晚了一点回家,文老师在路上把孩子的鼻血都打出来了!孩子小时候性格很内向,就是文老师造成的!为了孩子和我的家人,我只得一再忍耐!以为年纪大了,文老师的脾气会改一点,想不到文老师还是老样!”

  秦老师说:“文老师每次都很快认错,甚至给我下跪。但过不了几天毛病又犯了。他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打一巴掌又给一颗糖吃?!你们不知道我的那种煎熬啊!”

  秦老师痛苦地闭上眼睛,几滴泪滑出眼眶。

  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秦老师以轻快地语调说:“离婚之后,我也不找老伴了,没事和朋友出去旅游,或者打打小麻将,或者到孩子家住几天,没有忙不完的家务,也不用受嫌气,日子过得不知道多滋润呢!”

  丽梅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觉得你还是先冷静思考一段时间。这么大年纪了,能将就就将就吧!”玉儿迟疑地说。

  丽梅以为秦老师会激烈反对。想不到秦老师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离婚之后,文老师的日子一定过得很惨!这么多年都是我伺候他。”

  当秦老师离开办公室,玉儿才告诉丽梅:秦老师还是深爱文老师的,他们是不会离婚的。玉儿曾经和秦老师深谈过。秦老师对玉儿像自己亲生的女儿。

  丽梅轻轻地吁出一口气。

  也许,秦老师只是想诉说一下吧!

  下午快六点了,玉儿还没有走。丽梅有点奇怪。通常玉儿都是五点半就收拾东西走人啊!今天是怎么啦?难道她家王征又有应酬不回家,她一个人单飞,正看自己喜欢的电视剧?突然,丽梅听到玉儿隐忍地哭泣。一定又是因为她家王征!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丽梅、玉儿和李姐聚在办公室悠闲地聊天。

  玉儿说:“我家王征的懒在男人中是数一数二的!家务事一点不沾,像水龙头坏了、灯管坏了,这些所谓男人的事情也与他无关。其实,我也不是奢望他修,他可以打个电话找人修啊!又能耽误他什么事情啊!他偏不,非要等我。每天他一回家,就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我辛辛苦苦把饭菜做好,拿好筷子、盛好饭,还要千呼万唤,他姗姗来迟不说,还要大发雷霆,说我影响了他打游戏。天气稍微有点变化,他就翻箱倒柜地找衣服,有时候一天换几次,家里就像被抢劫了一样!最头疼的是我还要洗一大堆衣服!我对他说,我真的好累啊!他就说,你不洗啊!好像很体贴我。可今天不洗,那明天呢?还不是我洗啊!他是决不会洗的!人家小学生现在也要求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啊!每当我这样说,他都打哈哈,扮鬼脸,一笑置之。说来好笑,我家王征的衬衣从来不解扣子,直接从头上穿、脱。袜子也是和秋裤一起脱。有时候我做家务,王征还骂我,说我不陪他看电影、打游戏,他最经典的一句就是:我又不是找一个妈!”

  李姐说:“以后有了孩子你更心烦!现在你就要培训你家王征。”玉儿有些无奈地说:“所以我们不要孩子啊!要他改变是不可能的!如果我非要坚持,结果就是吵架、离婚!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是越来越能干了!”

  玉儿是厨神,丽梅曾经羡慕地对玉儿说:“人家说抓住了男人的胃就抓住了男人的心!你们的婚姻一定能够持久!”玉儿却有些苦涩地笑道:“未必!我家王征一直希望我写点诗歌、散文之类,哪怕在网上开博客也行啊!可你知道,我真的对文学不感冒啊!”玉儿感叹:“做女人真难啊!既要做贤妻良母,还要做红颜知己!”

  在同事们的眼里,丽梅是最有福气的了!她们指的不就是丽梅家小兵要买菜做饭吗?仅此而已。而且,小兵每次炒菜,要几个人打杂,把丽梅和孩子指挥得团团转,厨房里一片狼藉,善后工作都是丽梅的。小兵的懒和玉儿的王征不相上下。丽梅家小兵还要抽烟、喝酒,玉儿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烟雾缭绕、酒气熏天的痛苦的!

  没有人知道丽梅为小兵流了多少的眼泪。丽梅曾经写了一篇日志《如何才能够让自己不流泪?》。

  丽梅有一份相对体面稳定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很清闲。丽梅爱好文学,喜欢写诗,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才女。丽梅爱好武术,曾经当过教练,办过武术培训班。虽然不擅长做菜,但下班回到家,丽梅也是系上围裙忙个不停,收拾碗筷、洗衣、打扫卫生,辅导孩子功课,完全是一副家庭主妇的贤淑模样。丽梅凡事都同小兵商量,甚至是买一包卫生巾。在丽梅看来,这是对小兵的尊重!

  但在小兵的眼里,丽梅却一无是处!个子不高,长得不漂亮,又不会做菜,不懂交际应酬。爱文学、会写诗怎样?能够挣钱吗?至于武术,在小兵看来,也不过是花拳绣腿啊!本来就不够自信的丽梅在小兵面前是特别的卑微,有时候感觉自己就是一条哈巴狗,全靠小兵的收留!

  小兵动不动就指责丽梅不会炒菜:“女人不会炒菜还算女人吗?”小兵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就是:“娶老婆就是洗衣做饭!”其实,从小娇生惯养的丽梅婚后也学会了炒一些简单的菜,只是没有小兵炒得好吃。也许,小兵需要的只是一个传统的家庭妇女。

  丽梅最讨厌小兵在外面嬉皮笑脸,好像他是“妻管严”很怕自己,回到家来却耀武扬威,没有半点好脸色。丽梅需要的不是面子,而是真正地对自己好,真正地尊重自己!

  可以说,在家里几乎都是小兵做主,连看电视丽梅也没有发言权。丽梅有时候气不过和小兵争论,小兵就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丽梅从来不是泼辣的女人,只得委屈地跑到一边掉眼泪。

  丽梅对小兵也是伺候得无微不至:倒酒、盛饭、拿烟、拿拖鞋……稍微动作慢了,小兵就大发雷霆。

  丽梅无数次地想过离婚。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小兵如雷的鼾声,丽梅情不自禁地想起远方女友的一句话“不要想太多,只要午夜梦回的时候有个人在身边就好!”可是这个人不懂你啊,不懂你的人又有何用?丽梅是泪眼婆娑。

  只是第二天早上起床,丽梅又不得不面对现实问题:要叫小兵送孩子上学,丽梅的骑车技术真的不行。还有,真的抛下孩子一个人走天涯吗?一想到再也见不到孩子那张可爱的笑脸,丽梅就心如刀绞。还有为女儿们操碎心的父母,现在本应安享晚年,丽梅怎么能够再让他们为自己操心、难过呢?再想到小兵的些微好处,丽梅不得不收起离婚的念头。

  丽梅骨子里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女人,没事喜欢跟在小兵身边叽叽喳喳地说笑,像个小姑娘。只是小兵喜怒无常,一会儿,又把丽梅弄得泪水涟涟,从天堂一下子掉进地狱。

  如果不是有自己酷爱的文学、武术和可爱的孩子,丽梅真的要崩溃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短篇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sjdg.com/tiandi/t2270.html